黑龙江五大连池旅游攻略联盟

【宁旅/乡土情怀】与一座山相伴到老

宁德旅游(官微)2018-07-09 17:46:50


刘岩生 文/图


  海拔1100多米的锣鼓山,雄踞于寿宁县凤阳镇东面,与世界地质公园白云山隔空对望,当地人谓之兄弟神山。传说中,久远时,有五仙翁常游逸于白云山与锣鼓山之间,并在锣鼓山巅上聚乐。至今,山头仍遗存仙人足迹及石锣、石鼓、石桌、石棋盘……

 ——题记



  我第一次登上锣鼓山,是在孩童时。 

  山很大,还是神山。打小,我耳濡目染着母亲的这一份笃信。 

  小时候住的木屋,四面环山。木格子窗外正对着最高处拱起的锣鼓山,一眼望去,山的形体如长者横卧,舒展而温暖。这样的慈怀,让我的童年拥有无比宁贴的安全感。 

  太阳总是从锣鼓山升起。我是个方位感很弱的人。老师教过我们认识方向“早上起来面向太阳,前面是东后面是西,左面是北右面是南”。这让我很长一段时间里识辨方位时,都忍不住把锣鼓山的方向当成太阳升起的东方。这或许是一个人的执迷? 

  ——那是多么美好的感觉!每天的每天,心中的太阳如约而至。在我和朝阳之间,隔了门前矮墙上的狗尾巴草,隔了菜园子里父亲搭高高的瓜架,隔了宽大如掌的棕榈树叶。那执守太阳起落的神山,又是什么力量?吸引母亲和邻里乡亲每每在农历六月初一和正月里,起大早上山去朝谒祈拜进香。我缠着要母亲带我上山时,母亲总说,你还小,等长大吧。这山,会久久长长陪着,山上神明,都在保佑着你们呢! 

  幸福就住在高高的山头上?在锣鼓山对面、在山脚、在山腰,在稻田里、旱地上、树林中,少小的我开始跟在父亲后面干粗重的体力活,薅田草、刨地瓜、打柴火,风雨寒暑看着父亲的脊背一弯再弯,汗水一流再流,忍不住好奇。 

  十岁,在农村孩子已经很独立的那一年,我第一次登上了锣鼓山顶。 

  随着年节里进香的大人上山,小伙伴们猴急得抢在前头,在最高处。在海拔1100多米的山面上,大人们描述的“四县三十八乡”尽收眼底。脚下,山也起伏,草也起伏。匍匐于草上的,是一块块饱经风化的斑驳蛮岩。如仙人,如鼓、如锣,似桌、似椅、似棋盘。传说中的五仙翁,在白云山和锣鼓山之间游逸,常常就是到这儿聚、到这儿乐、到这儿显灵。这么一块不事稼穑生趣乏淡的空荡荡荒山上,神仙为何到来?在久远之前的哪一天来?——那时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听过解说。 

  长风烈烈过岗,流云俯冲而去,荒草狂舞不歇。伙伴们早早下了峰巅,我却伫立久久。说不上来是什么吸引了我,只是一味的着迷,向远张望。 

  那天下山,母亲给我泡了满满一杯“出行糖茶”,父亲则爱抚着我的小脑袋,乐呵着说,真长大了,都登上锣鼓去了!在极尽仪式感里,我恍如感觉自己又长了一个高度。连睡梦里都被满山的黄草托举,轻盈出飘的姿势。 

  借着亲近过的锣鼓山的高度,我后来的成长开始眺望更高处,梦想更远的地方。 




  我再一次登上锣鼓山,已到青春。 

  在别人踌躇满志的年华里,我有过长长的五年,终日守在山里。 

  这一回,锣鼓山的方向,位移成南面。村子叫北山,挂在高高的半山腰。从村小学的窗子看出去,锣鼓山隔空对峙。搁在中间的,是亘古寥落的穹谷、山野、云雾、风,以及我一样寂寞的青春。 

  每天相处的村小学同事、山里孩子和他们的家长,都是清一色的简朴。人们进进出出,要走两个小时的山路,邮差从锣鼓山下的乡所在地送来的,是隔周的新闻。当地一首民谣:高山凹凸年年在,风吹柴门吱嘎开;日月如梭度春秋,水到江河哗啦流。唱的大抵是这况味。

  横亘的山体,阻隔我的视野也隔开与山外社会的联系。我练就了惯看秋月春风流云雾海而不厌的本领。在充满憧憬却素淡的时日里,锣鼓山在视野里不曾稍离,山那头五仙翁派来的游云与我相亲相近。春夏秋冬,这一季是缱绻迷蒙、下一季便转换成浓重威严或飘逸奔放、孤高清冽;朝夕晨暮,这一刻是棉絮白、靛青蓝,下一阵便绚烂成玫瑰红、斑斓金。山里人在云的目光下度过,由小到大,由大到老,最后像云朵一般飘逝。

  人也是地面流动的云。在我接到进城调动通知行将离去的一阵子里,我决定带山里的孩子们登锣鼓山。我知道很可能一去经年,我需要和这里和孩子们做一次亲密告别——去攀一座雄镇一方的山。 

  高高的山岗上,草都枯了。阳光泼洒开来,把暗影直逼退到山脚旮旯里。我和老师们各领一队雀跃的孩子,登上顶尖,扯开嗓门呼喊,“喂——”“我在这呢,比你高——!”悠长余音让人全身的骨头都酥畅起来。风扬起芦花也拂动孩子们的衣襟。吹得脑子清灵,胸气舒张。

  借着再次攀临的神山高度,我引导孩子们眺望更高处,梦想更远的地方。夕阳洒絮里,锣鼓神山,以阔达而温情的面孔,再次迎候一茬人,并托举着他们的视野和向往。 

  山腰的老尼端来庵中清茶,对孩子们慈慈笑着说,喝了吧,喝这神水,会保佑你顺顺当当!然后挥手目送我们步履轻盈,下了山去。山路非常长,脚劲却好。残阳、落霞、山中人家、牧羊人影都在多年后的记忆里交错成恍惚的梦。 

  我们说着或远或近的事儿,或咸或淡的心愿。我们相约来年再聚,我们各自都在成长的路上觅得豁然出口。在乍明乍灭的天际云障中,希望的星辰升起来。隔着浩渺时空,初心暖暖。 




  我决计回来和山久长相伴,已是滑过中年光阴,迈动一双阅历无数的脚。

  父亲走后,母亲执意从呆了数年的县城回到乡间。我们于是把家安在了锣鼓山脚下、父亲劳作过的田地上。新屋子,正门朝向锣鼓山,父亲流传的自家三分田地,则在后门小岗坡上。

  七十岁的母亲终日里还是上山,不离山田活计。我则像一只殷勤归巢的鸟,来来去去。一次次心生欢喜地守在她身边,陪她荷锄,弯腰从土地里收获寄望。母亲躬着身子,她手上的锄头缓慢而有力地撅进土地。一挺腰身,我们就面朝了锣鼓山。母亲总爱在这时候给我说那过去的事情,尽管我知道父亲走后她的内心在好长时间里被落寞和苦楚硌着疼。

  ——故事里有隐约的细节:锣鼓山上的倚天神石阻挡着恶劣天象,再大的雷电在那里也会被接住,劈不到山下的人畜;文盲父亲干田地活那阵,可眼观锣鼓山上的朝阳晚霞、云层气雾,以决断上山是否要带雨具,开镰收成选在哪天才不误秋晒冬储;村里人家红白喜事,街坊邻里都能凭山顶的祥云或乌霾来品评这户人的德修口碑……

  山只倾听,山不说话。父辈久长仰躺的躯体和山体相融。时光之门轻轻打开,浮现出锣鼓山沉静的面容。高高隆起的山体,低低向下的宽怀,接纳着岁月深处所有模糊与清晰的印迹。

  山还朝向温暖的乡间小屋,朝向老屋里摇曳的灯光和远行的旅人。让我在几十条异乡的路几十处异地的站,都不偏不倚记着,太阳在哪个季节偏向哪一侧探头,最后一抹余晖投射在山的哪一个侧面,夜晚山之上哪颗星星最亮。 

  忽一日,疏怠城里的一卷浮碌和前方要走的漫漫长路。我想该需要去面山了。

  正是秋分时节,我不和别人招呼。不声不响中,一个人,和斜阳一起去朝谒与我一己相通的神山。

  沿途有似曾相识的村人荷锄暮归,问我干嘛去呢,这时节山上空无看头。我说,只是走走,走走。其实我早知道,这山是很小,在一般的地图上恐怕不会找到标示;这山不是好景点,很可能在外人眼里了无看点。但总是有些人,一辈子走不出去;有些人,走远了,就被生生拽着,舍不下,撂不开。就在此处,眼前,才知“日暮乡关”不仅是古人的诗句,而是心室的钤印,是一个人识辨方向的底色。

  站在山顶,朝向村庄,我对方向的识辨顺物秉事:山脚,梯田、葡萄园、祖辈的乡居;前方偏西,父亲长眠的墓地;肩侧北面,我青春同伴走得一个不剩的山村小学;南面,渺渺茫茫中泛着金光的黄兰湖;后方偏东,出山的路一百多个公里,通向我的三百六十天浮浮碌碌。

  “嗨,嗨——!”我端立在山顶玉封镇山大王供位旁,唤来流云,唤来荒草,唤来叠石做伴。设若有一位山神巡山,此刻他一定疼惜我,他懂我比懵懂童年比踌躇青春更需要他的垂念。

  暮霭浮上来,夕阳沉下去。滚圆的软体触到山面,浓霞刹时包抄过来,天地在云烟变灭里现出金辉,祥和,宁谧,把我整个温吞。一时间,周身暗香浮动,精灵呢喃。

  山水是知者,神山是知者,仙翁神灵是知者。你懂他的仁慈,它懂你的心思。怎么感觉它,都是暖人的灵犀。那不曾阖的眼、不倦不懈的手,世世代代为迷津的众生指向。这就是母亲和无数代父老乡亲作为子民的笃信么?

  山是我的山,我是山不弃的孩。这真是一个中年归人一场神秘的朝谒。下了山。自此,我坚定的每一步,都迈向神山的心坎位置。


写于2016冬



往期精彩图文回顾:

【特别关注】冬至喜相逢,山乡酒飘香——屏南第一届黄酒民俗文化节醉了游客扬了美名!

【宁旅/今日关注】第四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公布,宁德31个村入榜!真值得周末去走走——

【宁旅/特别回放】“玩转宁德谁最牛”全国天涯网络达人宁德 旅游线路体验赛,网络暴红关注火火!

【体验宁德世界地质公园·有奖征文(8)】从嵛山岛到九鲤溪

【走近宁德世界地质公园】深冬并非蛰伏季!这片峡谷风景带养眼养心,让你欢叫连连……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登录宁德旅游网

更多精彩等你来!

Copyright © 黑龙江五大连池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