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五大连池旅游攻略联盟

与时俱进话明商|《闽商发展史》三明卷

厦门大学出版社2019-09-12 15:12:49



《闽商发展史•三明卷》

序 言

 

王 刚 

一个地方的商业发展,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商群的出现;反之,一个商群的形成与发展,必然标志着一个地方商业的繁荣昌盛。这是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明商商群的形成、兴起与壮大就是这一规律的明证。

与泉商、榕商、莆商等一样,明商是闽商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不同的是,具有鲜明农耕文明色彩的明商也有浓厚的海洋文明气息。三明地处闽西北,山川秀丽,物产丰富。从魏晋隋唐以来,三明境内的先民就善于经营闽笋、茶叶、瓷器、木材、刻本、建莲等特色产品,开展商业贸易活动,进而涌现出一支专业商人队伍。这支商人队伍不仅足迹遍及中华大地,而且漂洋过海在全球经商贸易。如1497年,清流人赖罗到泰国经商并留居,是三明境内有文可考的“住蕃”第一人。1612年,沙县人卢君玉东渡日本经商,在长崎定居,并娶日本人为妻。明清时期的永安贡川笋帮公栈是我国东南各省中最大的笋干批发市场,每到笋干收购季节,来自全国各地的笋商在这里讨论当年笋干行情,确定笋干价格,然后将闽江上游沙溪流域一带的笋干贩运到各地,部分笋干则由贡川经水运直达上海,再销往日本、马来西亚等国。

新中国成立后,三明被确定为福建省重工业建设基地,到20世纪70年代,全市的重工业建设已形成较大规模,同时从上海、厦门、福州等地迁入的纺织厂、印染厂等与重工业基地相配套的轻工业也相继建成。与此同时,各地兴建农机、水泥、水电、化肥、造纸等“五小”工业,许多企业的经济指标上升幅度大,增产面广。统计资料显示,至1978年,三明的工业总产值首次突破10亿元。

改革开放以来,三明的商业和明商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期。从党的十二大确认个体经济是“有益的补充”,到十六大提出“必须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再到十八大要求“保证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广大明商在美丽富饶、商机无限的闽西北中心腹地上创业、兴业、乐业,在各行各业书写了绚丽的诗篇。他们大多是草根出身,白手起家,是典型的“无资金、无技术、无市场”;他们敢于开拓,勇于创新,甘于奉献;他们既有甘当配角的胸怀,又有承载主角的能力;他们无不因渴望摆脱窘境而百折不挠,为追求事业成功而奋斗不息。

20世纪80年代成长起来的明商,已经基本走过了财富的原始积累阶段,新生代明商如今也已走上前台,开始崭露头脚,显示力量。2014年的统计数字显示,以非公有制企业家和个体工商户为主体的明商群体总数达11.9万人,对三明的财税贡献率达到70%以上。无疑,这是改革开放之后,三明出现的最为庞大的一个商业族群,也是为三明繁荣富强做出重大贡献的群体。

明商之所以能够成事,至少有四个方面的优势和条件。一是历届市委、市政府对明商采取了“鼓励、支持、引导”的方针,在政治上关心,在事业上支持,在政策上推动,为明商的发展创造更优更好的环境。二是三明是福建省新兴的工业城市,一大批国有企业建成投产,其上下游产业链需要一大批企业来对接,从而为商业的繁荣创造了必要条件。三是三明是个移民城市,人口来自全国各地,包容性较强,即使不是三明人,也可以很快“三明化”,无论是谁都能凭本事各显神通。四是“开明、清明、文明”的城市精神,铸就了三明人豁达、勤奋、务实的性格和“爱国爱乡、敢闯敢拼、明理明信”的明商精神。讲合作、谋发展、求成功、重利润,是市场经济条件下商人成长的基本要素,明商群体的这种商业性格必然会造就出一批商业精英。

《闽商发展史·三明卷》一书翔实记录了魏晋隋唐至21世纪初的三明商业发展史、各领域的著名明商、商会组织的变迁、明商文化的渊源形成和继承发展、明商精神的内涵与表征等,既肯定了发展成就,又不避讳挫折失败,展现了一幅波澜壮阔的一代代明商成长历史画卷。我们知道,任何一部商业史,既与历史学息息相关,又与经济学紧密相联。《闽商发展史·三明卷》一书考证、收集的大量史料,填补了三明商贸史的诸多空白,是一部反映不同时期三明商贸发展全过程的百科全书。因此,《闽商发展史·三明卷》一书的出版,不仅是三明史学界的一件大事,更是工商界的一件盛事。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以全局视野和战略眼光,提出“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确立了新形势下党和国家的战略方向、重点领域、主攻目标。近年来,三明传统产业不断提升,新兴产业茁壮成长,产业结构调整有序推进,各项改革举措不断深化,全市经济呈现持续向好态势。市委、市政府适时提出了坚持“念好发展经、画好山水画”工作主题,其核心是发展,特色是山水,关键是“念”和“画”,追求的是“好”。希望广大明商传承前辈的优秀传统,吸收各地工商界的先进经验,学习现代商业发展的新理念,正确认识新常态,主动适应新常态,把握新机遇,谋求新发展,继续发扬“善于经营,勇于创新,长于兼容,勤于服务,精于品位,礼于文明”的经营之道,为三明科学发展、跨越发展和建设机制活、产业优、百姓富、生态美的新福建做出新贡献。

 

中共三明市委常委、秘书长 王 刚

20164          

          



《闽商发展史•三明卷》

后 记

 

李应春 

本课题组经过五年时间的辛勤研究,终于形成这部成果,较为完整地勾画了三明商人和商业发展的历史脉络,从区域商业发展、商人及其活动、组织制度等角度,反映出商业发展对三明区域的社会、经济与文化等诸方面的影响。《闽商发展史·三明卷》是闽商文化研究成果的重要组成部分,本课题组在探究和总结三明区域商业精神、经济特色和文化个性等方面做了积极努力,力图丰富福建商业文明及其海洋文明发展史的内容,总结三明商人群体在闽商发展史中的地位,并为福建商业文化建设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本成果共十章,编写分工如下:李应春负责拟定写作大纲和全书修改,罗金华负责全书的统稿与修改,并完成绪论,与陈会明共同完成第一章和第二章;李金波完成第三章;杜香芹完成第四章;吴细玲完成第五章和第六章;李清水完成第七章;李彬完成第八章;熊华林完成第九章。叶宁参加了部分章节的前期工作。

在本书的编写过程中,得到了中共三明市委统战部和三明市工商联领导的悉心指导和大力支持,各县(市、区)编纂组给予积极配合,提供了大量的原始资料,尤其是梅列区罗焕刚、三元区方建国、永安市陈绍学、明溪县吴西全和张运华、清流县伍耀汉、宁化县刘先民和吴来林、建宁县邓小枚、泰宁县廖健斌、将乐县吴福瑞、沙县胡安群、尤溪县张其兴和陈长德、大田县林凤联等诸位先生,在此一并感谢。

由于作者水平有限,疏漏和错误在所难免,敬请批评指正。

 

李应春 

20164



《闽商发展史•三明卷》

绪 论


三明市位于福建省中部,地处武夷山脉与戴云山脉之间闽中和闽西北结合部,辖永安1市,三元、梅列2区和明溪、清流、宁化、大田、沙县、尤溪、将乐、泰宁、建宁等9个县,土地总面积22959平方公里,总人口273万,是一方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物华天宝、生态环境优美的土地,一座拥有国家卫生城、文明城、园林城、双拥模范城和中国优秀旅游城市等荣誉称号的新兴工业城市。

三明历史悠久,人文荟萃。20万年前的古人类活动遗址在万寿岩被发现,洞内两万年前的人工石铺地面改写了福建古人类活动的历史。由于独特优越的自然地理条件,古时候的三明成为古代中原人逃避战乱的世外桃源,三明市(宁化石壁)因此成为中国历史上由北向南客家人大迁徙的中转站,成为分布在世界80多个国家和地区1.2亿客家人的祖籍地,被誉为“客家祖地”、“客家摇篮”。三明独特的自然与文化生态环境孕育出以客家文化、闽学文化为代表的地方文化,滋养出重宗内聚、务实坚忍的三明人。三明人有经商的天赋,这种天赋渗入三明人的骨髓,融入他们的血脉,变成他们的行为方式,成为一股影响历史和现实的力量,成就一代代具有勤劳吃苦、拼搏进取精神的三明商人。

翻阅三明商人的奋斗史,展示在世人面前的是一个“善于经营,勇于创新,长于兼容,勤于服务,精于品位,礼于文明”的群体。品读三明商人的成功案例,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他们源于地域文化滋养的刻苦耐劳、刚强弘毅、团结奋斗、内聚节俭的品质。“参天之木,必有其根;怀山之水,必有其源。”外来文化与本地深厚的文脉相结合,塑造了三明人诚实坚毅而灵性智慧的品格。三明商人正是秉承着这种品格,塑造了敢拼敢为、宽容相济、诚信为本的商业精神,并吸收现代管理理念的创新意识,在国内外市场由小变大,由弱变强,成为三明市场经济发展的领航者。如今,随着海峡西岸经济区建设的全面推进,“开明、清明、文明”的三明精神在广大明商的创业与发展中继续传承,发扬光大,形成独具地域品格的商帮文化。毋庸置疑,明商作为一个商帮群体已事实存在,他们书写了三明古老土地上的一篇篇精彩篇章,并将继续谱写今日和未来三明社会与经济发展成就的华彩乐章。诚然,我们在此所界定的明商,已经不再局限于过去走南闯北的三明商人,而是包括了在三明创业经营的企业家和在世界各地创业经营的三明籍企业家。

 

一、与时俱进话明商——历史沿革

 

秦汉以前,地处古越地区的三明偏僻闭塞,交通落后,开发迟缓,对外交流困难,古越人过着以农耕为主兼有渔猎的生活,经济十分落后。秦汉以后,中原汉人由于战乱、灾荒等种种原因离开居住地,翻山越岭,辗转南迁,在三明境域落脚生根,并与当地人和睦相处,生息繁衍。他们带来了中原先进的农耕技术,进行耕作开发,水利、牛耕、冶铁由此进入闽地,促进了南方经济迅速发展。就这样,他们把热闹带进千沟万壑,把繁荣带进穷乡僻壤,把文明带进蛮荒山野,促进了古三明地区的开发与发展。相对于战乱纷飞的北方,重山环绕的闽西北闭塞山区拥有得天独厚的偏安条件,成为一方避难乐土和世外桃源。数百年后,这里的人口、经济和文化得到发展,形成了客家民系,以三明(宁化石壁)为中心的客家人聚居地初现雏形。隋唐以后,中国封建社会进入鼎盛时期,疆域不断扩展,我国经济中心逐渐南移,至宋元时期,南方经济超过了北方。闽西北乃至整个东南沿海一带得到迅速开发,古代三明经济随之获得长足发展。概而言之,中原汉文化历经迁徙的苦难和痛苦在这里得到提炼和升华,刀耕火种、奋发图强之中涌现出众多杰出人物,成就了无数事业典范,凝聚成中华文化中一段波澜壮阔的三明商人发展历史。

 

(一)四海为家“客家商”

三明是客家人祖籍地之一。三明商人的发展历程也是一部客家人的迁徙史。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中原汉人因战乱、灾荒等原因不断南迁,自称客家人,他们“筚路蓝缕,以启山林”,有的远涉重洋,足迹遍及世界五大洲,在异国他乡定居下来,带着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意识和客家移垦文化观念,融入当地社会,推动当地社会的进步和经济的繁荣。世界客属总会副理事长胡均先生曾有一句名言:“有太阳的地方就有中国人,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客家人。”客家人行走天下,移居海内外,不乏在商界成功者,因此有“东方犹太人”之称。

 

(二)风展红旗“革命商”

三明人民具有光荣的革命斗争传统。自隋唐至清代,境内各地曾先后爆发过吴笋、廖思、晏彪、谢五十、应必达、曹柳顺、邓茂七、罗南生等20多次农民起义,声势浩大,沉重打击了封建王朝的专制统治。

20世纪30年代,中国共产党领导工农大众闹革命,星火燎原,迅速燃遍闽西北大地。在红色政权的领导下,以“原耕不动”、“抽肥补瘦、抽多补少”的原则,代表工农利益的政府深入开展土地革命,推动各项经济建设;与此同时,当地群众积极开荒造田大生产,丰衣足食打破反动政府封锁。1933年春至19348月,仅宁化县就开荒造田6200亩,增产粮食,广收油菜,缓解了军需民用粮油之急。苏维埃中央和地方政府制定了发展私营商业的政策,规定商人遵照政府决议案及一切法律经商,照章纳税,政府予以保护,不准任何侵害。苏维埃银行发放贷款,扶持私营工厂和手工业作坊发展生产,鼓励私人集资合股办工厂。苏区各县纷纷兴办炼铁、造纸、被服、兵工、印刷、药材加工等各类小型工业,恢复和发展钨砂、煤、铁、石灰等矿业生产;组织粮食生产等合作社;建立银行、贸易、粮食调剂等部门,沟通商业渠道及苏区与白区贸易往来,输出土特产,购入食盐、布匹、医药等紧缺物资,丰富了苏区的物资供应,繁荣了市场,促进苏区经济的发展。同时,苏区还创办学校、娱乐场所和医院、诊疗所,大力发展苏区的文化、教育、卫生事业。那时的三明处处呈现欣欣向荣的精神风貌和“风展红旗如画”的壮丽景象,为巩固壮大苏区,支援前线战争,粉碎国民党军队的军事“围剿”,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三)勺扬天下“沙县商”

在武夷山脉与戴云山脉之间的沙县,东出南平至福州,西过三明至厦门,北上浙赣至中原华北,是一个建县1600多年的古邑,自古是商贾云集之地,素有“金沙县”之称。当地风味独特和经济实惠的小吃渊源于中原汉族客家人的饮食习俗,在长期的社会演变与文化交流中汲取了福建省会福州、闽南漳泉一带滨海饮食的特点,又融合了闽西汀州一带客家山地饮食文化的风格,形成了兼容并蓄自成一系的闽中美食文化——沙县小吃。

目前,1.3万多户5.2万沙县人走出家门,将游走于街市肩挑双隔锅(一种铝锅,中间隔成两半)煮卖扁肉的小贩经营模式演变为一场大市场经营“沙县小吃”的“农民运动”,成为扩大城乡劳动力就业增收的有效途径,年营业额超过40亿元,年利润收入6亿元。沙县小吃进广东、广西、海南、新疆、黑龙江、香港,占北京、上海、广州、重庆、成都、武汉、深圳,遍布大江南北,甚至走出国门,在日本、新加坡、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家落户。而今,沙县“中国小吃文化名城”的品牌声名远播,沙县小吃成为中华饮食文化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原国家商业部部长、中国商业文化研究会会长胡平在首届中国小吃发展论坛上感言:“世界美食在中国,中国美食在小吃,中国小吃看沙县。”

 

(四)工业文明“现代商”

1958年,来自全国各地的10万建设大军汇聚三明,其中相当一部分干部、职工是东南亚的归侨或侨眷。到1959年底,钢铁厂、化工厂、重机厂、热电厂、自来水厂、水泥厂等80多个大小工厂完成基建投资达8982万元,三明重工业基地形成雏形,从一个小小山城一跃成为福建省的重工业基地。为了促使三明工业布局更加合理,20世纪60年代初,上海三星糖果厂、琦美内衣厂、金属制品厂、傅振兴五金厂、永生第十二皮鞋厂、五金厂、玻璃厂、印刷厂等轻工骨干企业,先后迁入三明。之后,又有神州华侨塑料厂、厦门杏林农药厂、上海国棉二十六厂、上海立丰染织厂、漳州东海机电厂等10余家企业相继迁入三明,并从福州机器厂、机床厂、工模具厂和漳州内燃机配件厂等抽调力量支援三明工业建设。自此三明先后组建了纺织厂、印染厂、塑料厂、农药厂、机床厂、齿轮厂、工模具厂等多家企业,现已形成冶金、化工、煤炭、机械、纺织、印染、塑料、造纸、森工、建材、电子、医药等门类齐全的工业体系,有大中型企业38家。福建省目前最大的钢铁、化肥、水泥、化纤等企业都在三明。三明现代工业的发展为三明商业发展注入新时代的元素。新一代的三明商人继承深邃的理学文化思想,吸收着现代化的经营理念,造就出新明商善于创新、敏于把握时代脉络的品格。新时代的明商把握时代之舵,凭借执着、智慧和勤奋,抓住一次又一次机会,驰骋商海弄潮,迅速在海峡西岸、全国乃至全世界扎根发展,用心血和汗水书写出一个个传奇商业故事。

 

二、一方水土养明商——经济资源

 

“八山一水一分田”的三明,蕴藏丰富的农、林、矿、水、旅游等资源,为勤劳智慧的三明人民书写三明的商业发展史提供了丰富的素材。

农业方面,三明是福建省主要商品粮基地和农副产品生产基地,其中八个县是国家级商品粮基地县,粮食产量约占全省三分之一;宁化、清流两县是福建省四大烤烟生产县之一;建宁莲子、黄花梨、猕猴桃、茶树菇,尤溪银杏、姬松茸,沙县芦柑等土特产品,享有很高的知名度;鸡、鸭、兔、牛、羊等畜禽饲养及加工产品极具当地特色。林业方面,三明是全国南方集体林区综合改革试验区,享有福建“绿色宝库”的美誉,森林面积2645.5万亩,林木品种繁多,森林覆盖率达75.8%,活立木蓄积量1.15亿立方米,为全省的三分之一。矿产方面,已发现金属和非金属矿种79个,已探明储量的矿种49个,大宗的有:煤、铁、钨、铝、锡、锰、重晶石、石灰石、大理石、蓝宝石等。重晶石为全国富矿之一,钨、锰、蓝宝石等在全国、全省矿产资源中占有重要地位。三明享有福建矿产“聚宝盆”之美称。水力资源方面,三明境内沙溪、金溪、尤溪总长875公里,年径流量达215.8亿立方米。全市水力资源可供开发发电装机容量达170万千瓦,已开发建成的水电装机容量130.9万千瓦,电力丰富。旅游资源方面,三明山川秀丽,风光独特,泰宁世界遗产地、世界地质公园,将乐玉华洞,永安桃源洞—鳞隐石林,宁化天鹅洞,沙县淘金山等众多著名旅游景区点,为三明建成安养休闲胜地和生态旅游胜地创造得天独厚的条件。

改革开放以来,三明市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对内联接,对外开放,抢抓机遇,务实求新,全市经济和社会事业相对平稳发展。“十一五”期间,三明市委、市政府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在海峡西岸经济区中主动站位、主动融入、主动作为,经济和社会发展取得显著成就。至2010年,全市地区生产总值(GDP)达972.7亿元,年均增长14.7%,人均GDP突破3.6万元;财政总收入达82.2亿元,年均增长17.0%;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五年累计突破2500亿元;规模工业产值突破千亿元;三产比例由2005年的22.940.037.1调整为2010年的17.049.633.4,产业结构趋于优化。

 

三、富而思进育明商——明商之道

 

伴随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明商以更加文明、开放和包容的胸怀迎接来自五湖四海的有志者来明投资经商办企业,共同为三明科学发展跨越发展贡献力量,同时也以更加自信昂扬、积极进取的姿态走出三明,将独具特色的明商群体形象展示于南北西东,将明商优秀的精神气韵和文化品格传播向五湖四海。成就于三明经济发展历史中的三明商人“善于经营、勇于创新、长于兼容、勤于服务、精于品位、礼于文明”经营之道,诠释了三明历代商人勇于拼搏、不断奋进的传奇,表现出不同于其他商帮的特点,即其商品贸易以特和精求胜,其组织形式因地制宜、灵活多样,其商业文化随着人口的交融汇合而变化发展。

 

(一)善于经营

受传统客家商人的影响,三明人骨子里就有经商的潜质。改革开放以后,三明商人在市场环境中更是如鱼得水,因善于经营而屡创佳绩。明商善于捕捉商机、精于经营管理、注重企业文化建设,为商界所乐道。

 

(二)勇于创新

三明是闽学发源地,闽儒鼻祖杨时“程门立雪”的典故收入各类成语词典,成为尊师重教和青少年思想品德教育的传统教材,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三明人善于学习、勇于坚持、勤于进取。三明商人勇于坚持,首先源于他们刻苦学习。早期外出经商办企业的三明商人绝大多数都是土生土长的农民,他们对“企业”、“经营管理”概念一无所知,但他们善于学习,学技术,学业务,在波涛汹涌的市场经济浪潮中逐渐学会了游泳。如大田籍华侨李发课15岁到印尼谋生,因吃苦耐劳,老板十分赏识,资助他独立开店。经过20多年的奋斗,他先后开办了铁厂、橡胶厂,经营石油、小车出租等生意,终成富甲一方的巨商。其次源于他们善于适应新形势,更新旧观念。受“父母在,不远游”等儒家思想的影响,早期的三明人满足于“种点稻田,再赚点零花钱,半年辛苦半年闲”、“家里粮满仓、鱼满缸、猪满圈”。改革开放以来,越来越多的人转变观念,“宁可外出闯市场,不愿苦苦守穷家”,外出闯市场,赚了钱投入扩大再生产。

 

(三)长于兼容

历史上客家民系在南下大迁徙的长途跋涉中,沿途吸收了居留地的经济和文化因素,互相融合,互相影响,到达最终聚集地后,求大同,存小异,形成具有共同地域、共同语言、共同习俗、共同经济生活和共同心理素质的共同体,成就了他们善于兼容,集“万家之长”的优点。一方面,三明商人虽处陌生环境也具很强的亲和力,能迅速地融入当地民众,从而站稳脚跟,求得发展;另一方面,三明商人善于营造一个和谐文明的环境,持开放包容、热忱谦和的姿态接纳外来商人和企业家,团结外来商企共同繁荣三明经济。

 

(四)勤于服务

三明商人深谙服务与质量的关系,热心、细心、耐心的规范服务源于他们以人为本的理念,用心对待所有客户,源于他们秉持可持续发展的观念,走共同发展之路。真诚周到、质量上乘的服务,给客人送去和谐的扑面春风。精品质、高效率的服务,为他们赢得了市场的尊重,也赢得了可靠的市场。

 

(五)礼于文明

闽儒鼻祖杨时曾说过:“所谓理财者,非尽笼天下之利而有之也;取之有道,用之有节,各当于义之谓也。取之不以其道,用之不以其节,而不当于义,则非理矣。”这种思想深深影响了三明商人。因而,三明商人在经营之时坚持诚实守信,牢记“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讲究秤平斗满,买卖公平,童叟无欺。言于礼,行于信,叱咤商场的三明商人既懂得商海风云变幻,更得儒学为主干的传统文化精髓,堪称足具儒商风范。

 

四、商帮奇葩有明商——文化传承

 

厚重的文化底蕴,丰富的文化遗产,熏陶着三明商人的气质。明商文化融合了理学思想、客家文化乃至世界各地的先进文化和现代经营管理经验,在传承中创新发展,在交融中博采精华。明商文化汲取了客家文化的营养,又丰富和发展了衍播于全球的客家文化。三明商人兼具客家人勤劳吃苦的品格、重宗内聚的气质,大哲安贫乐道的儒风,闽人拼搏进取的精神,铸就了“善于经营、勇于创新、长于兼容、勤于服务、精于品位、礼于文明”的明商之道。他们祖先崇拜意识强烈,乡土情结深厚,他们崇文重教,注重文化传承,这样的品质凝聚成明商守望相助、团结协作的传统。改革开放以来,明商继承“敢拼敢为、宽容相济、诚信为本”的传统,弘扬“善于经营、勇于开拓”的精神,勇闯商海,勇立潮头,步出家乡,走向全国乃是世界,再一次成为三明经济发展的领航者。

  抚今追昔,本书编者饱含无限的敬意,真实地记录历代三明商人经历过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变迁及其重要历史人物的活动与成就,旨在凝练三明商人在中华文明发展延续过程中铸就的独有内涵,彰显前人的伟绩,激励后人前进的步伐。




《闽商发展史•三明卷》


 



扩展阅读:

《闽商发展史》首发式在榕举行 全景式记叙闽商辉煌历史

厦门商业城市的成长|《闽商发展史》厦门卷

福州的人文特征|《闽商发展史》福州卷

最有影响的走私港 & 民间海外贸易的先河|《闽商发展史》漳州卷

闽西商人组织|《闽商发展史·龙岩卷》


购买本书及全套《闽商发展史》,请点击“阅读原文”


敬请扫描或长按二微码关注

回复“ML”或“目录”可看部分历史文章

欢迎在下面“写留言”发表高见

Copyright © 黑龙江五大连池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