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五大连池旅游攻略联盟

高原奇观 昂赛丹霞地质公园

西藏人文地理2019-08-03 13:49:47



青藏高原发育最完整的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
在澜沧江上游重要支流扎曲干流上,2015年10月4日,中新社发文称,中国横断山研究会首席科学家杨勇发现了300余平方公里的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并称这一区域为“青藏高原发育最完整的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此处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位于杂多县昂赛乡境内,它或由近水平巨厚红色砂砾岩经长期风化剥离和流水侵蚀等原因形成的。这处“赤壁丹崖”广泛发育,形成了顶平、身陡、麓缓的方山、石墙、石峰、石柱、陡崖等千姿百态的地貌形态。这里是名副其实的“红石公园”。而昂赛原始森林是三江源自然保护区森林灌丛类型的核心区之一,也是我国大果园柏的分布上限和最大的原始森林。


探寻 贺大明摄


我们进入杂多县时,正赶上十一长假,借昂赛申报国家地质公园之际,领先体验这片丹霞地质景观独特魅力。



雪中的昂赛地质公园 杨勇摄


2015年7月22日,中新社对外发布了一条新闻:在澜沧江上游支流发现300余平方公里的大面积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并称此为“青藏高原发育最完整的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负责本次地质科考的中国横断山研究会首席科学家杨勇21日向中新社记者介绍,此处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位于杂多县昂赛乡境内的巴艾涌地区,它或由近水平巨厚红色砂砾岩经长期风化剥离和流水侵蚀等原因形成的。


昂赛丹霞地貌是如何发现的?



进入昂赛地质公园的澜沧江扎曲峡谷 杨勇摄


同国内其他丹霞地貌相比,它的奇特处又在哪里?我到杂多时得知,第三届中国玉树Jeep英雄会已集结玉树州,将于黄金周期间驾车穿越三江源,并到昂赛丹霞地质公园,体验新近发现的白垩纪时代的丹霞地质奇观,主办方Jeep游骑兵特意邀请了中国横断山研究会会长、中国著名探险家杨勇担任此次活动的总顾问。



昂赛三江源 彭建生摄


作为昂赛丹霞地质景观的科考者,杨勇无疑成为这次采访的重点。当谈及昂赛丹霞地质景观时,杨勇回忆说,2014年8月,杂多县政府组织了一次澜沧江探源活动,来自美国的夏勒博士、国家测绘局的张江齐总工、中科院遥感所的刘少创博士,以及环保组织的专家学者参加,可以算得上澜沧江源组织的最大一次科考活动。当时,他作为中国横断山研究会会长、首席科学家,也参与了此次科考活动。



昂赛地质公园里的手掌山 杨勇摄


在考察前,杂多县领导从手机里翻出几张昂赛的照片给杨勇看,希望他去看看。从澜沧江源头下来,杨勇马不停蹄地赶到昂赛,沿着扎曲河谷向下,海拔逐渐降低,沿途风光愈加秀丽,还出现了成片的古柏森林,此种柏树的树型极像一个个大蘑菇,有人称之为小老树。杨勇在唐古拉山东段的昌都至类乌齐见过这种柏树,被称为“唐柏林”,有活化石之称。可在海拔3800米左右的澜沧江流域昂赛乡,能见到成片的柏树森林,过去是设有记录的。



昂赛地质公园里的巨型神龟 杨勇摄


杨勇在乡干部的带领下继续往前行,植被越来越好,花草繁茂,峡谷色彩也越来越鲜明。杨勇见到前方红色石崖头上出现佛头型石,丹霞地貌越来越丰富。他扎下营地,准备在这里探究地质秘密。第二天早晨杨勇选了一处丹霞山脊线攀登,群览了这里的丹霞奇观,直到晚上9时才回到营地。这一天的收获是巨大的,一场地质苍穹巨变在他的脑海里呈现,一个地质公园的蓝图在他的心中萌生。



昂赛地质公园是攀崖的好去处 罗洪忠摄


三天的科考结束后,杨勇当即感到,这处“赤壁丹崖”广泛发育,地质演变遗迹丰富,形成了顶平、身陡、麓缓的方山、石墙、石峰、石柱、陡崖等千姿百态的地貌形态,同时这里植物丰茂,生物多样性保存完好,宗教历史底韵厚重,民风纯朴,是一处名副其实的“地质红石公园”和自然与人文乐园,也是青藏高原发育最为完整的白垩纪丹霞地质景观,对青藏高原新构造运动、气候变化响应、第四纪地质、气候变化条件下的山地地貌演化等研究,都有十分重要的价值,具备申报国家地质公园的条件,是玉树州和杂多县发展转型,建立生态旅游的优势资源。



昂赛日月洞 成林曲措摄


目前中国丹霞地质资源作为景区开发,主要集中在东南沿海一带,西部大规模丹霞地质资源景区开发,仅在云南黎明丹霞和黄河上游的坎布拉丹霞。杨勇经过实地考察后,得出了以下三点结论

一是昂赛丹霞发育在白垩系红色沙砾岩中,在青藏高原同类地层中发育最完全,景观造型也最丰富;在唐古拉山脉与横断山脉过渡地带的杂多县大面积分布,面积大约有300多平方公里,形成了罕见的地质奇观;

二是昂赛丹霞地貌因风化强烈,崩塌不断,目前仍较活跃;

三是澜沧江上游源区地貌从隆起、沉降、分化到切割、冲刷作用,到地层分布、缺失等呈交替分布,在昂赛至囊谦觉拉段,集中形成了顶平、身陡、麓缓的方山、石墙、石峰、石柱、陡崖等千姿百态的地貌形态,这在青藏高原其他地方是很难见到的。当地民众所乐道的“吉祥佛”、“康巴阳原石”、“乃邦神山”等景观横亘。



吉日沟古塔 成林曲措摄


杨勇介绍说,昂赛地质公园的丹霞地貌、石灰岩冰缘地貌,以及它们所蕴含的新构造运动、气候变化、冰川作用、流水侵蚀、古柏森林、人类活动古迹等信息,为地貌学、冰川学、河流学、构造地质学、植物学、历史宗教和人类学等学科的研究提供了一处极好的天然博物馆。



米拉日巴古岩画 杂多县委宣传部


在考察期间,杨勇还发现了面积广阔的原始柏树森林、人文宗教遗迹、濒危野生动物和高原野生植物等稀缺人文与自然资源。该地区气候温暖,风光秀丽,综合旅游资源要素富集度高,开发利用前景广阔,在青藏高原乃至中国实属珍贵;同时,这里特别适合开展漂流、探险、科考、攀岩、徒步、自驾、露营等体验旅游项目,应该将它作为三江源地区前导型旅游目的地。



五彩山 杂多县委宣传部


杨勇感到非常庆幸的是,昂赛地处偏僻,地质遗迹保存完好,这也是昂赛地质公园未来发展的优势之一。国内现有的旅游景区、景点受到观念和利益的驱动,商业气息过多而浸染了自然景观。而面对昂赛这块净土,我们有更多机会思考国际先进的理念和适合三江源特色的生态旅游发展模式。


昂赛丹霞地貌的古老传说



丹霞奇石景观 罗洪忠摄


千百年来,昂赛乡群众就生活这片千奇百怪的红色奇石里,在他们的神话传说中,流传着这片地质景观产生的由来。据传这里过去是一个大湖,奇怪的山石,就是从浪里打出来的。刚开始时,这里的山不是红色。这里曾出了一个叫桑阿赛的国王,是一个半人半神的怪人,他的头发像绿松石,衣服是红珊瑚做的,靴子像彩虹,有点像《西游记》中的孙悟空,会七十二变。桑阿赛国王住在乃崩山,格萨尔王变太阳,他就变草,让格萨尔王非常生气,便让手下大将代玛用箭去射杀桑阿赛,射中了他的大腿。桑阿赛感到自己不是代玛的对手,逃跑时流了很多血,昂赛独特的红山就是桑阿赛的血变成的。



扎香嘎神山 杂多县委宣传部


昂赛乡位于杂多县东部,离县城有45公里。在去往昂赛乡的途中,首先映入眼帘将是扎香嘎神山及曲岭寺。据传昂赛境内有三座美丽的神山,是三位美丽的女神,也是三姐妹,在她们的庇佑下,昂赛的牧草最为肥美,美女也最多,且每个温柔善良,当地的牧民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昂赛的天塌不下来,因为扎香嘎是天柱山,有他顶着;昂赛的马牛羊异常肥壮,因为有扎香嘎肥美的牧草”。



眼睛湖 杂多县委宣传部


我们继续往前走,便走进了昂赛丹霞区,艳丽鲜红的砂岩赤壁,拔地而起的孤峰窄脊,仪态万千造型逼真的奇山异石,巨大的岩廊洞穴和优美的丹霞峡谷与草原森林点缀其间,奔腾的河水小溪泉潭相映成趣,牦牛、野生动物、藏家儿女和睦而居,四面吉祥佛、康巴阳元石、眼睛湖,时刻庇佑着澜沧江流域的世人,并祈祷世间吉祥如意,展示着藏域腹地与外界迥然不同的大自然美景。沿着澜沧江河前往下一个景点,格吉部落土司种下的古柏树,宽大的树冠遮天蔽日,如撑开的巨伞,距今有数百年的树龄。



四面吉祥佛 杂多县委宣传部


我们来到昂赛主景区,独特造型的丹霞石峰、石柱。景区内最著名的景点坐佛、佛头、猿人山、神龟山、蘑菇山、金鸡独立等。这些景观有的神态亲切庄严,形如佛像,有的生动活泼,形如动物,个个惟妙惟肖,别有情趣。景区内的坐佛与佛头,不但形态极为逼真,而且在不同的观察角度其形态各不相同,具有极高的观赏价值和艺术价值。



生命之根 殷晓俊摄


最为奇特的景观,莫过于“生命之根”,它位于年都村吉日沟沟口,酷似男性勃起的硕大生殖器而得名,孤峰顶立,仰天高耸,直傲苍穹,松柏点缀,底部为两个对称风化的球状岩石,形似“睾丸”,似要向玉女宣示男根的壮伟,当地人形象称为“男根一号”。



昂赛年多村的千年古塔 杨勇摄


在昂赛乡年多村的吉日沟内,最为奇特的恐怕要数巴艾贡色寺,此古塔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寺里的古壁画、螺旋石、天柱石、日月洞、梵文石刻等历史文化遗迹,无不显示这里的神秘。寺里的千年白塔距今700多年,东北面临巴俄贡萨山,西南面望杰口岗沟,修建于一处巨大的天然洞穴中,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孔洞,并有大小不等的泥佛放于此中。白塔塔基由石块垒砌,塔身由土块垒砌,外由高山柳编织绳缠绕固定,塔顶由木封顶。在涂有泥浆的塔上面,绘有色彩古朴清晰、线条明快流畅的千佛像和护法神画像。但因岁月的洗礼,年久失修已经垮塌,旁边有一处同等大小的新修佛塔。



巴艾贡色寺壁画 殷晓俊摄


在寺庙的岩画里,我还能清晰地看到尊者米拉日巴旁边有只鹿和狗,前面还有一个穿着唐装的猎人。据传在尊者所居住的崖洞前面,经常都能听到潺潺的流水声,有些水是从山壁中流出的,有些是雪溶化流下来的,有些却是池塘中流注到小溪去的,淙淙清音,爽耳异常。这个崖洞名叫嘎打牙,是一处寂静安适的修行所在,许多当地的善神和非人都前来为尊者护法。后来遇到一个猎人撵着猎狗追赶一头麋鹿,尊者向他们一一唱起了道歌,最终感动了麋鹿、猎狗和猎人,贩依佛门。在那个山洞里,现仍能看到猎人呈献给尊者的弓和箭。这尊岩画分别由红、白、黑、蓝四种颜色所画,其中人物服装是唐朝时期的服饰,据专家推测,这个岩画从唐朝时期就已存在了。可令人想不到的是,岩画经历这么多年的风吹日晒,色彩依旧如新。



杂多儿女舞蹁跹 贺大眀摄


特殊的地理环境,同样造就了昂赛峡谷牧民独特的生活习俗,在这片美而神奇的热土上,不仅布满了繁星点点羊群,还有被称为“高原之舟”的牦牛,在风和日丽的夏季,当地群众喜欢在草地上搭起一顶顶精心设计制作的藏式帐篷,尽情地享受大自然美景,悠闲地品尝着酥油茶、酸奶、糌粑和手抓羊肉,这份情趣难以用语言来形容,只有身临其境,才会领略到其中的奥妙。



昂赛乡三江源 董磊摄


“离天最近的地方,澜沧江从这里流向远方,喇嘛诺拉,祈福源头的圣洁,达赛宝地享誉雪域,……神境昂赛,让人留连忘返……”正如歌曲《宝地杂多》所唱的那样,我们流连于杂多县昂赛乡境内的丹霞地质公园,不时感叹于大自然的造物神奇。


保护与开发的现实问题



峭壁与奇石 殷晓俊摄


我们进入昂赛地质公园时,沿途道路非常险峻,有几段公路就修在丹霞地貌上的悬崖绝壁,对越野车辆和驾驶员是一个不小的考验。正因为它是一处远在深山峡谷很难进的自然景观,得以保存下来。内陆许多原生态景景观被商业开发后,形成自然文明和商业文明的对峙和冲突,这也是中国景观开发的现实问题。杂多县政府深知这是一个巨大潜质的旅游宝藏,却不希望象内陆早期开发旅游区那样急功近利式开发。希望通过建立国家地质公园,使这些自然资源得到切实有效保护和可持续利用。人口的增长、环境的退化、区域的建设、经济的发展,是三江源区域要面临的发展问题。杂多县政府明确表示,昂赛丹霞地质景观开发,必须建立在对大自然敬畏的基础上,不会以经济利益作为驱动,也不会让原住民拆迁。



金银泉山 成林曲措摄


如今,杨勇被聘为玉树州旅游发展顾问,当谈及昂赛地质公园时,他连说了三个“要慎重”。在他看来,要按照国家和世界地质公园的标准来规划,处理好地质公园建设与自然保护区的关系。他特别建议,按照国家公园的模式,敞开大门、公众共享、主动保护、全民参与。探索构建旅游经济新业态、赢利新模式、体验更生动。他认为,由于这里海拔高,地质生态环境脆弱,景区建设应避免对环境的破坏,以索道、索桥观光系统为主,同时景区博物馆和功能性服务设施采用节能环保材料和技术集成,打造一个新型的标志性地质公园,以此作为三江源乃至青藏高原的旅游开发经典。


(版权“西藏人文地理”杂志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西藏人文地理是TibetMedia新媒体联盟的创始成员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西藏人文地理》杂志11月刊,带您触摸西藏的心跳和温度。

Copyright © 黑龙江五大连池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