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五大连池旅游攻略联盟

揭密贵州开省首个女政治家传奇奢香夫人:“一个人,一部戏,一座城”

田园智库2018-11-10 04:44:48


赞美奢香夫人的诗大全!

水西吟

杨寓 明初翰林

青龙锁大门,九狮巩翠城。

旧闻罗氏鬼,环佩多美人。

过水西驿道有感寄家弟

杨寓 明初翰林

蜀道难于上青天,九驿途岌云中悬。

盘谷石径穿林过,石壁奇峰马不前。

下鞍如踏云梯上,孤楼遥搐白崖边。

一夜忧思才入梦,又报鸡鸣早看天。

六广晓发

王阳明

初日瞳瞳似晚霞,雨痕新霁渡头沙。

溪深几曲云藏峡,树老千年雪作花。

白鸟去边回驿赂,青崖缺处见人家。

遍行奇胜才经此,江上无劳羡九华。

市阁道中雪

王阳明

瘦马支离缘绝壁,连峰窕入层云。

山村树瞑惊鸦阵,漳道雪深逢鹿群。

冻合衡茅炊火断,望迷孤戍暮笳闻。

正思讲习诸贤在,绛蜡清醅坐夜分。

次奢香驿因咏其事

吴国伦 明贵州提学副使

我闻水西奢香氏,奉诏曾谒高皇宫。

承恩一诺九驿通,凿山刊木穿蒙茸。

至今承平二百载,牂牁僰道犹同风。

西溪东流石齿齿,呜咽犹哀奢香死。

中州男儿忍巾帼,何物老妪亦青史。

君不见蜀道之辟五丁神,犍为万卒迷无津。

帐中坐叱山川走,谁道奢香一妇人。

饭水西驿

吴国伦 明贵州提学副使

相逢水西境,大半鬼为人。

鸟言难可解,卉服曰以亲。

杂绘裹头锐如岳,铁距杈丫猛相剥。

掉头不应舍长呼,望见前旌乱吹角。

道傍侧目窥绣斧,将前复却舌尽吐。

驿亭跽进燕麦羹,饱食且忘行役苦。

宿谷里

吴国伦 明贵州提学副使

石门风高千树愁,白雾猛触群峰流。

有客驱驰草未休,山寒五月仍披裘。

饥乌拉沓抢驿楼,迎人山鬼声啾啾。

残月炯炯明吴钩,竹床无眠起自讴。

水西行

 清代《敬业堂诗集》

洪武初年祸乱平,远略伧荒来越嵩。

是时奢香一巾帼,马金陵谒天子。

承恩归去立奇功,一诺西南九驿通。

却笑五丁开不到,乱山高下隔蚕丛。

二百馀年太平业,世世分藩比臣妾。

明顺德夫人奢香墓

吴嵩梁 清道光年间黔西知府

马坪何物称都督,抚驭乖方恣贪酷。

阴谋激反歼诸罗,命妇公然受廷辱。

熊熊十万气可吞, 誓死不负中朝恩。

赎珠同心出奇计,奢助偕行叩九阍。

沉冤上诉高皇帝,衷感六宫亦流涕。

愿诛一将定蛮天,愿铲千峰作平地。

水西怀古

程恩泽 清嘉庆辛末进士、翰林侍读学士

奢香辱,遭裸挞,银刀健儿怒植发。

欲擒马督碎其骨,飞书语香脊乃来。

啼装印面东风哀,马督伏诛宣慰归。

古来英雄责见机,成大功者忍诟讥。

阁雅驿

陈治 大定廪生

奢香何物奇女子,献驿竞雪对薄耻。

铲峰凿岭骇妇,造化失权任驱使。

天险曾惊、鸦飞不到山,

五丁不逢、亦教山灵死,

开边男儿闻之颜应

一从鸟道化坦夷,电流星驰羽檄飞。

皇华时复歌载路,使节所至辄题诗。

二百年来俗顿改,遥遥书声出翠霭。

艳曲希闻焚姬歌,诗法常觅山翁解。

黔阳绝句

依稀九驿认龙场,乌撒平开蜀道长。

莫怪西溪水呜咽,至今妇女说奢香。

送徐谕德华隐还朝

得人之盛祭庚午,夜郎阵垒何堂堂。

独扛竟文百斛鼎,不知谁可相颉颃。

奢香驿前马挝动,麻哈江水流汤汤。

儿酒担青鸭跛,僚女髻插红佛桑。

牂牁.春 镫绝句

济火祠前试绮罗,奢香驿下舞婆娑。

夜郎塞路人如蚁,大半番童焚女多。

蛮洞竹枝词

余上泗 镇宁举人、黔西学政

风烟济火旧岩疆,礼乐千村变卉裳。

际得承平遗事远,部人犹自说奢香。

游斗姆阁

周婉如

石吐清泉绕万流,松杉风送韵啾啾。

叮当铁马敲僧梦,嘹亮金钟动旅愁。

斗姥阁高凭士赏,奢香墓古待谁修?

低回二百年前事,把酒高歌且逗留。

奢香驿

张琚

谁激诸罗变,贪边讵有功。

君王自长策,女子亦英雄。

九驿邮初置,三巴路已通。

夜郎今自小,不待问唐蒙。

拜奢香墓

黄宅中 朝道光年间大定知府

既表奢香墓,宜修济火祠。

猗兰光奕叶,俎豆此邦宜。

明顺德夫人奢香墓诗

吴蒿梁 清朝道光十年黔西知州

顺德夫人宣慰使,大德千秋功万里。

华年十四嫁通候,二十孀闺守孤子。

四十八部九部兵,一日不戢边患生。

丹阙恭承天子诏,银甸坐镇夫人城。

马煜何物称都督,抚驭乘方恣贪酷。

阴谋激反歼诸罗,命妇公然受廷辱。

十万气可吞,誓死不负中朝恩。

赎珠同心出奇计,奢助偕行叩九阍。

沉冤上诉高皇帝,哀感六宫亦流涕。

愿诛一将定蛮天,愿铲千峰作平地。

雪栈云林路险艰,碧鸡金马阻层峦。

一自龙场开九驿,顿忘鸟道极千盘。

旌旗如云送归国,珠冠霞帔邀天泽。

世世分茅赐姓安,吉语分明喻磐石。

谯国前有冯夫人,石柱后有秦将军。

生平巾帼筹边壮,身殁恩荣谕祭文。

五百年来陵谷改,一杯黄土嗟犹在。

不念三珠旧虎符,谁勒丰碑禁樵采。

马鬣崇封表废阡,护持终赖裔孙贤。

新祠筑近埋香地,合种梅花作墓田。


时园诗草

余家驹 毕节诸生

汉将开边衅,孤孀叩九阍。

君王宁望报,臣子但酬恩。

鬼国山河改,皇华驿路存。

荒凉土剩,谁与赋招魂。

奢夫人

卢安世 明朝万历年间四川兵备参议监军

都督持威太自轻,翻令顺德据声名。

君看九驿奢香路,岂直宜娘解用兵。



新朋友点击"大呲花"关注 看下集 



记得点上面蓝字[东北视频]关注哦        

       





南方周末|“一个人,一部戏,一座城” ——“藏彝羌文化走廊”的再造试验


来源:南方周末


彝族古戏“撮泰吉”


彝族古戏撮泰吉

这几天,高光友不舍昼夜地伏案赶工。他的脚下,几只鹰爪、牛角和野猪蹄形状的酒杯已然成型——好客与尚武的彝族传统,也巧妙地融合于这华美的酒器之中。

“我是彝族人。这辈子就爱上漆器,它是我们彝族的文化财富。”言谈间,高光友还不时地伸出布满老茧的手做出示范。接下来,他还要用双手来擦亮漆面,直到它们摆上即将到来的博览会。

2016年8月2日,“藏彝羌走廊·彝族文化产业博览会”将在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开幕。自端午节过后,全市上下就紧锣密鼓地进入筹备阶段,只为再现一条消逝的古老文化走廊。

繁荣、消逝、复现,“藏彝羌走廊”如是几度轮回。

据《史记·大宛列传》记载,受命出使西域的张骞惊奇地发现,这条走廊上输送出去的物品,颇受西域人青睐。归朝时,张骞一番声情并茂的言说,让欣喜中的汉武帝下定决心:打通从西南地区到古印度的官道,朝廷也要参与民间商贸。

千余年的沉寂之后,新中国的一批历史学家走进黔西北的深山老林。他们拨开草丛,抚摸、辨析已荒弃的遗迹,终于确认出“丝绸之路”、“茶马古道”。直到1978年秋天的演讲中,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把这些发现纳入新的概念:“藏彝走廊”。

为了让这条古老的文化走廊走出抽象的学术概念,重焕生机,当地官方与民间已筹划许多年。

《奢香夫人》引来“金凤凰”

“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分银”。毕节人已习惯了这样的生存环境。多年来,他们一直在进行艰难的探索:初期,政府亲自带队到京沪广深、甚至港澳台招商引资。此后,他们也曾模仿“搭台唱戏”,仅大方县就曾尝试举办过一些单独的文化活动,包括“奢香文化节”、“杜鹃花节”、“支嘎阿鲁湖首游式”、“农民画艺术节”等。

诸多努力,却没有招来“金凤凰”。

“这些文化活动似乎都没有找到一个准确的定位,没有产生集群式的产业效应。”大方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徐如山介绍说,直到一部影视剧红遍大江南北。剧中的主角正是奢香夫人,她是中国历史上为数不多的女政治家、改革者。

青草萋萋,云霞淼淼,奢香夫人墓至今仍坐落在大方县城北的云龙山脚下。明代史书《炎徼纪闻》说,明洪武八年(1375年),17岁的奢香嫁给贵州宣慰使霭翠为妻。6年后,霭翠病逝,奢香忍痛代袭贵州宣慰使一职。摄政的15年里,她开辟“龙场九驿”以通外界,接纳汉儒,兴办宣慰司学,引进先进的文化技术,奖励耕织,倡导各民族平等共存,反对滋扰分裂。

彝族特色文化产业大方漆器

奢香夫人,更是彝族人心中的女神。民间艺人高光友的漆器作品中,一名柔美、刚毅的彝族女子的形象更是频频亮相,她正是“奢香夫人”。

“奢香夫人治理贵州水西彝区的感人事迹,开发落后地区经济和促进贵州水西发展的高尚精神,值得我们敬仰,更值得我们传承。”当地相关人士认为,奢香夫人的改革精神与当代毕节的发展一脉相承。

2008年初,毕节市与大方县两级党委和政府达成共识:“围绕一个人、拍摄一部戏、恢复一座城”。换言之,通过拍摄历史剧《奢香夫人》,打造以奢香文化为特色的水西古彝文化品牌,推进大方县古彝文化产业园区的建设,并最终助推文化、旅游以及漆器等相关实体经济的发展。

那一年,大方县斥资整修、重建贵州宣慰府、奢香博物馆。彝族风情街和顺德路改造等核心项目建设也几乎同期开工。

《奢香夫人》摄制过程中,一些幕后故事让毕节人感念至今:奢香的饰演者正是贵州人熟悉的老乡宁静,她一直全身心的投入剧情。彝族首领霭翠则由“贵州女婿”吕良伟担纲,这位香港影星的夫人也是贵州人,他更是放弃高额片酬。

2011年11月10日晚,长篇历史剧《奢香夫人》在央视一套黄金时段开播,黔西北悠久的历史与多彩的水西民族风情跃然荧屏,举国上下“奢香热”。

“许多编剧导演都害怕去碰民族题材,但实际上民族题材创作资源丰富。”国家民委副主任丹珠昂奔对《奢香夫人》做出高度评价,“它告诉我们什么是真善美,告诉我们什么是爱国精神、团结精神和社会和谐,这就是文化的力量。”

彝族铃铛舞

“奢香故里、古彝圣地”,大方县不失时机地亮出这张新名片。随着《奢香夫人》的热播,大型民族音画史诗《九驿长歌》、民族歌舞史诗《古彝魂·现代风》、大型历史文化歌舞剧《烈焰奢香》等也相继投入市场,以毕节试验区“开发扶贫、生态建设”为题材的电影《莫道君行早》也献礼“十八大”,反映中国航空艰苦创业历程的《志在冲天》也在筹拍之中。

蓦然回望。怀疑论者也意识到,一部《奢香夫人》过后,大方县城面貌豁然一新:贵州宣慰府、奢香博物馆、顺德古街、斗姆阁等一系列核心景点得以重建,慕俄格古城轮廓初见。

栽下梧桐树,终惹凤凰来。邻近的兄弟省市最先觅得这股商机:云南十四冶建设集团投资70亿元,开发建设慕俄格古城;贵州水西源旅游公司投资8000万元,建设乌鸦洞航空历史文化旅游园,恢复“中国第一航空发动机制造厂旧址”。

一个人,一部戏,一座城。《奢香夫人》之后,沉睡千余年的水西彝族再现汉唐繁华,“奢香故里”也迎来前所未有的旅游热潮。

彝族祭水仪式之取水

彝家的祭水仪式之祭奠

走出“深闺”人渐识

《奢香夫人》热播的日子里,毕节旅游局统计说,仅参观奢香博物馆的游客每天至少有2000人,而拍摄地宣慰府单日接待量曾突破2.8万人次,他们多数来自云南、四川、重庆、陕西、湖南等省市。

一部影视剧掀起一轮旅游热,这种“正外部性”也让当地干部群众感到惊喜与错愕。这时,他们才更为深刻地理解“保住青山绿水,何愁金山银山。”

“没想到我们之前经济发展中的劣势,正在逆转成为优势。”毕节市旅游局副局长施正军认为,优劣态势逆转的关键,则取决于交通等基础设施条件的改善。

当前,铁路、航空与高速公路为支柱的大交通格局已初步形成。崇山峻岭之中,两条专列在贵阳至织金洞、威宁草海两大景区之间穿梭。飞雄机场则开通了至少17条航线,可飞往北京、上海、广州、重庆、深圳等地,毕节一跃成为贵州省第二大支线机场。去年,毕节已实现“县县通高速”。

“快旅慢游”,施正军副局长说,这是毕节着重打造的旅游特色之一,全市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人文历史资源以及红色旅游资源。

毕节也曾慢下“半拍”。

“贵阳的气候是爽、六盘水的气候是凉,而毕节的气候又凉又爽。”一名从重庆前来避暑的游客直抒她的感受。这些年,当邻近的兄弟地市打出“凉都”的旅游品牌时,毕节人发现自己才是真正的“避暑天堂”:由于地处贵州高原的屋脊,全市冬无严寒、夏无酷暑,年平均气温为13℃,盛夏时节平均气温也不过21℃,毕节才是贵州省内最凉爽的“大氧吧”。

“我们意识到旅游的价值比较晚。当然,交通等硬件条件当时也不具备。”大方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徐如山不无惋惜地说,多年前,不少“藏彝羌”古栈道上的铺路石,被当地村民以每块50元的价格,远销云南丽江等地的风景区——那里的“茶马古道”早已闻名海内外。

历史上,“藏彝羌”这条民族大融合的走廊上,商旅往来,车水马龙,硬是在这悬崖峭壁间踩碾出一条条“古栈道”。如今,只有几段路基标本被保护性地挪移到奢香博物馆中。


百里杜鹃是毕节市第一家5A级景区,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原始乔木杜鹃花林带,近130平方公里的山地中至少有60种杜鹃花,也不乏千岁古树,甚至有些杜鹃树能开出不同颜色的花朵,最多者有7种。

后来者奋起直追,毕节正一步步走出“深闺”。百里杜鹃是全市第一家5A级景区,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原始乔木杜鹃花林带,近130平方公里的山地中至少有60种杜鹃花,也不乏千岁的古树,甚至有些杜鹃树能开出不同颜色的花朵,最多者有7种。

“百里杜鹃景区是我到过的所有景区当中,它的种类和规模,都称得上‘世界花园’这个美誉。”2012年春天,时任国家旅游局局长邵琪伟考察百里杜鹃后称赞道。

深处贵州高原的“屋脊”,毕节是名副其实的“花海”。清明节前后,百里杜鹃迎来短暂、奔放的花季。紧接着,桃花、李花、杏花、梨花、油菜花漫山遍野,而荞花、马铃薯花在选择在夏日开放。渐近秋天,海拔2900米高原也不落寞,数万亩原生态韭菜花连绵不断,这已被开发成“云上花海”风景区。

不过,性格爽朗、干脆的毕节人却觉得新名字有点拗口,他们更倾向于旧称“韭菜坪”。历经十余年,毕节的旅游资源开发已取得长足发展,这里有贵州省唯一的“世界地质公园”织金洞,“乌江源百里画廊”入选“中国十大喀斯特美丽湖泊”金榜,国家4A级景区威宁草海不仅是“鸟的天堂”,还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评价为“贵州旅游皇冠上的一块蓝宝石”。

当前,南方古人类文化的发祥地“观音洞”,夜郎文化以及罗甸王国等人文历史资源也在进一步的开发之中。

“全市11大景区项目建设已接近尾声,我们坚持‘抓龙头、连金线、带亮点’,全力打造新常态下毕节旅游业的升级版。”毕节市旅游局副局长施正军说,接下来要不断完善旅游发展的体制机制,提升旅游接待的服务能力和质量。同时,通过新闻媒体以及“藏彝羌走廊·彝族文化产业博览会”等平台,全面拓展旅游客源市场。

“2015年,全市实现旅游业增加值78亿元,占全市GDP的5.9%,占第三产业增加值的13.6%,带动社会就业15万人;截至2016年5月底,全市实现旅游综合收入174.6亿元。”施正军还用一连串的数字证明,“旅游业在稳增长、调结构、惠民生、促脱贫等方面的作用日益增强。”

绝处逢生

“杜鹃花开的时候,有一名彝族老大娘在服务区里卖烧豆腐,她最多的时候每天能赚3000多元。”百里杜鹃旅游开发投资公司财务部负责人丁炼兴奋地说,这相当于这位老人种庄稼、养鸡鸭鹅等全年收入的总和。

新一轮商机即将来临。2016年8月,“藏彝羌走廊·彝族文化产业博览会”将持续数天,精明的商家已提前备好鸡豆腐、豆干、皱椒等当地名小吃。漆器制作大师高光友也与其子高俊商量,“(自家制作的漆器)不仅博览会上要展出,还要再找个繁华的地方摆上地摊。”

漆器,正是毕节的民族特色产业,也是博览会上的“重头戏”。

四十多年前,寨中老人时常握着修长的彝刀,划过树皮,让乳白色的汁液缓缓地流进土罐子。那一幕,几乎伴随着民间艺人高光友的一生。上世纪80年代末期,高光友到国营大方漆器厂工作,结识恩师杨少先。

“为了防止工艺泄露,工匠没饭吃,我们的漆器制作传统都是家族式传承,并且传男不传女。”高光友回忆说,直到改革开放后,老手艺人才慢慢地转变观念。杨少先也颇为欣赏高光友“肯吃苦”的精神,遂将一身本领倾囊相传。不料,大方漆器已开始滑入低谷。

一部漆器兴衰史,亦是一部地方志。据《水西简史》记载,明朝洪武年间,大方漆器随奢香夫人进京献贡而名扬海内。清朝道光年间,大方漆器甚为繁荣,“万寿宫”、“义森公”、“宝光斋”等作坊比比皆是。1915年2月的“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上,大方漆器直达顶峰,获“银质奖章”。

自此,大方漆器闻名海内外,与茅台酒、玉屏箫笛并称“贵州三宝”。1949年,大方成立漆器生产合作社。1958年,大方又组建国营漆器厂。

“这是一段持续了很久的红火日子。”高光友说,不仅老艺人的技艺得到充分发挥,年轻的艺人还被派到福州等地交流学习,漆器花色品种增至200多种,产品远销日本、美国、意大利、比利时、新加坡及东欧诸国。

上世纪80年代末,大方漆器开始走向没落。1988年9月7日,《贵州日报》题为《大方漆器广为何由盛转衰》的文章描述这种衰落景象说,“今天,笔者在大方漆器厂看到的却是另一幅场景:厂房内冷冷清清,老职工牢骚满腹,青年人得过且过,一些人干脆留职停薪去做生意。”

一朵“民族之花”奄奄一息。不久,国营大方漆器厂倒闭,高光友一家甚至衣食没有着落。

“那时候,做漆器待遇低,加上工艺复杂,做一件成品需要很长时间,年轻人宁愿选择外出务工。”出于对古老民族艺术的热爱,高光友还是决定留在家乡,默默地从事漆器艺术的研发、创作和生产。

机会再次垂青已是2007年。大方县委、县政府审时度势成立“漆器发展领导小组”,做出“传承漆器工艺,振兴漆器产业,打造漆器品牌”的决策。当时,全县只剩下三家民营漆器企业具有一定的生产能力,而国营大方漆器厂的工人几乎全部流失,甚至连该产业赖以存续的漆树也遭到砍伐——“做柴火气味又臭又呛人,村民们只好把它们拿来搭栅栏围院子或者猪圈牛圈。”

复兴之路似乎前景渺茫,一整套行之有效的产业发展规划政策立即出台。按照《大方县特色林果产业发展规划》的规划,八堡、三元、雨冲等10个乡镇要种植10万余亩漆树,生漆年产量超过千吨。一份名为《漆器产品市场规范管理办法》则要求,“以园区形式对作坊式分散的生产经营进行集群化布局”。

“集群化布局”已然形成。近日,笔者参观“古彝文化产业园”时发现,园区设有200余亩的“漆器产业园区”,厂房、展示厅、营销厅、漆器研究院等功能区一应俱全,客商往来不断。

“这么大一个作坊,都是政府免费租赁给我们使用。”高光友很兴奋地介绍说,其子高俊大学毕业后也回到身边,负责品牌宣传和网上销售,他的工厂已实现订单化生产,年销售额有数百万元之多。这只是冰山一角,大方县漆器年平均产值接近1.5亿元,上缴税收1000万元以上。大方县农民人均纯收入中,来自漆器的收入高达5%。

“大方漆器,只是毕节通过文化旅游带动产业发展的一个缩影。我们还有民间绘画之乡、天麻之乡、皱椒之乡、豆制品之乡等十几个特色乡镇。”大方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徐如山说,这些发展的成果都将集中展现在数日后的“藏彝羌走廊·彝族文化产业博览会”上。

声明:【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作者看到,欢迎联系智库君直接在公众号留言),智库君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如觉侵权,智库君会在第一时间删除。多谢!】



【实战案例】田园智库将精选国内外著名农业创意案例,结合长期从事农业实践的专家进行对文章质量进行筛选,如果你对这类文章感兴趣请与我们交流。

扫一扫,就知道!

Copyright © 黑龙江五大连池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