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五大连池旅游攻略联盟

阿拉善,苍天般的感觉

浅海文苑2018-05-13 07:57:48

点击关注 | 文学依然神圣 

专栏

 阿拉善,苍天般的感觉

文/舒正

  

在诸多描绘阿拉善的文字中,我对“苍天般的”这几个字情有独钟。然而,初次接触阿拉善,却怎么也把握不住它的内涵,高远?苍茫?浩渺?是,又不是,只有贺兰山的松涛将我平静的心拨动得波澜起伏,胡杨不朽的风骨震撼着我世俗的心灵,嫦娥用她的镜子为我照耀盐湖……于是我便有了散文《情溢阿拉善》。然而,今天当我重新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这种感觉却特别强烈。阿拉善人说,阿拉善是一个五彩斑斓的地方。斑斓的五彩,幻化着阿拉善的天,幻化着阿拉善的地,也幻化着阿拉善的戈壁、沙漠、山川,像一个奇异的梦,或者高渺、深邃的苍天,把我的情感掏得一点不剩。



阿拉善的天从早到晚都是蓝幽幽的,美丽、端庄得像一个贵妇人。铺在天上的白云,如刚刚摘下的新棉,白净而蓬松,蓝白相间,足以让人放纵想象。在蓝天的呵护下,草原绿了一年又一年。茫茫绿色中,骏马咀嚼着阳光,骆驼迈着贵族式的步子,花朵张开了笑脸,牛羊洒下的蹄花清晰可见,牧羊人甩出的鞭子如雄浑的长调。草地、蒙古包、牛羊、勒勒车,浓淡相宜,组成一幅清丽、明快的画面,让人心情舒畅得犹如流动的白云,精神洒脱得就像贺兰山上的云杉!倘若以这样的天去作人生的底片,那心胸肯定是宽阔的,目标绝对是高远的。因为蓝天距离人间,距离美好的生活很近,很近。



穿越茫茫戈壁时,视线能够一直抵达天际。几百公里的地域,几乎都是石头与沙土凝结成的褐色,光秃秃的,寸草不生。望不尽的戈壁,产生着荒凉,也蕴含着美。它的地下有水晶、玛瑙、碧石……它们在戈壁不知埋藏了多少年,一旦呈现在阳光下,便光彩夺目,成为人们生活中的时尚,价值达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甚至上亿元。由奇石想到了许地山的《落花生》,许文中,父亲将苹果与花生做比较,告诉孩子们内里与外表的哲理,要他们做一个有用的人。其实,事物的外表与内里不能简单地相互代替。戈壁再次说明了这一点。茫茫戈壁中,在有些地段会看到一棵或两棵树,树干、树枝、枝叶都很粗糙,看上去显得很孤独,但是顽强的造型,却给别的事物树了楷模,那是顽强不屈的写照。戈壁,一个黑色版块,镶嵌在阿拉善的土地上,于荒凉中透着苍天般的迷茫。



作为民族性格的象征,额济纳胡杨像是一个英雄,展示着“苍天般”的另一个侧面。它一生下来就摆好了与天地斗的架势,昂首挺胸,不屈不挠,枝、叶、干、根各尽其致,就像少林寺传承久远的武功,一招一式,把蓄积的内力展示得淋漓尽致。它们狰狞着,曲虬着,准备随时迎接大自然的不测。怪树林里,奇形怪状的枯树,让人敬畏,同时也让人感到了一种内在的坚韧和顽强。“活着,三千年不死;死了,三千年不倒;倒了,三千年不朽!”世上还有什么比胡杨更顽强的生命和不朽的灵魂么?一棵迄今已三千岁的胡杨,被当地人视为“神树”。这棵神树,高二十七米,粗需六个人张开手臂才能合围。不知什么时候,它用它的根在周围又蘖生出五棵小树来,犹如母亲与五个孩子,孩子们依偎在母亲身边,母亲用温暖的怀抱呵护着孩子们。母子一起佑护着脚下这片土地。


问世界何为慈怜?当看这神树母子!或许是来自冥冥之中的召唤,抑或是出于对爱的敬仰和崇拜,每年水草肥美的季节,阿拉善人都要在神树前举行祭拜活动,神树也就成了人们心目中爱的源泉和富庶安康的福祉。让人难以想象的是,同一棵胡杨树上,竟然长着三种不同形状的叶子,初时为柳,大而成杨,晚期如枫。它们连缀在同一棵树上,静时,脉脉相依;动中,窃窃私语,自有一番别样的情调。等秋阳为额济纳大地上的所有的生物都涂上色彩的时候,胡杨的叶子就变成了金黄色,四十五万亩胡杨林遂即连成一片金色的海洋,茫茫荡荡,瑰丽无比。面对这一望无际,博大深厚的辉煌,人们连脚步都不愿意再动一下。端坐在金色海洋中的额济纳,耳边,秋叶飒飒;怀中,喷金吐银。即便飘忽而来的天使也很难有这份情致。届时,游客们源源不断地从四面八方涌来,痴情的目光在林海里到处寻觅。一个只有二万五千人口的地方,瞬间便接纳了上万甚至几万人。融在这旷世的温馨中,额济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很难安静下来的。



胡杨林于绿中孕育着金黄。而居延海则是纯粹的蓝色,于蓝中流淌着美妙,犹如王母的瑶池。宽阔的海水碧蓝幽深,海边集合着密匝匝的芦苇,修长的身影和着阳光与水,显示出一种混沌初开的风采。水面上,海鸟们在自由地翔飞,洒脱的样子仿佛告诉人们:海,是属于它们的。人坐在船上,迎着徐徐海风,尽情地接受着水花的亲吻,能感到一种超拔脱俗的舒坦。年降雨量只有几十毫米的额济纳常常干渴无奈,从祁连山上流下来的水聚成居延海,它滋润了它。一处绿水汪汪的芦苇荡,荡出了多少生命和生存的欢乐!置身居延海,自然会想到弱水的。弱水即黑河,源自祁连山上的冰峰。大概因为河水因冰雪消融而成,加上一路迤逦,水流乏力,竟连飞鸟的一片羽毛都承载不起,因此便有了弱水之说,且因河长,水缓,又有弱水三千之称。正是它给了戈壁以生命。要不,别的不说,光是那四十多万亩胡杨林也不会留到今天。



历史上,居延海,由东、西、北三个湖泊组成。人们早年所说的居延海主要是指西居延海;现在所说的居延海一般指东居延海,位于阿拉善盟额济纳旗达来呼布镇东北约40公里的巴丹吉林沙漠北缘,为古弱水的归宿地。当弱水如一条晶莹的飘带走进额济纳旗后,飘带尽头系着两颗洁白的“绣球”,这两颗“绣球”就是东、西居延海,也就是史料记载的弱水流沙“居延泽”。居延地区在中华民族,尤其是在西北少数民族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自先秦以来,历朝历代都曾经在这里摆过战场,其中尤以汉、匈为最。汉朝大将军卫青、名将霍去病、飞将军李广都曾与匈奴骑兵在这一带交锋。李广之孙、骑都尉李陵当年就是从居延率五千步卒起兵,直扑匈奴王廷,孤立无援,战败后投降匈奴的。居延几度繁荣鼎盛,几经战乱破坏,历尽沧桑。它以流长的水域,肥沃的土地,养育了历代生活在这里的人民,也成为额济纳土尔扈特部落繁衍、发展的摇篮。土尔扈特部落从伏尔加河流域不远万里东归,最终在额济纳河流域重建了美好家园。正因为这样,历代文人墨客都对居延格外青睐。李白、杜甫、王昌龄、王维都曾有过吟诵它的诗篇。其中以王维的一首《使至塞上》最为出名。公元737年,王维奉命出塞到居延属国,目睹浩瀚雄宏的大漠,诗情激荡,遂挥笔赋诗曰: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其中“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成为千古名句。表面苍黄的居延,历史、人文、文化底蕴就这样厚重。



沿弱水一路北上,大约二三十公里处便是哈日浩特。哈日浩特,蒙语,汉语即黑城。它是当年北方党项人建立的大夏国都,位于额济纳旗达来库布镇东南二十五公里处的吉日格郎图苏木境内,平面为长方形,周长约二里许,东西两墙中部开设城门,并筑有瓮城,城墙高达10米,城内街道和墙壁及整齐排列的木头檐柱,从流沙中露出。城周围一片荒漠。原本一座城池,今天看到的只是一个还算完整的城廓和矗立西南方的一座穹坊庐式顶、壁龛样式的高塔。与城墙连在一起的塔座稳固、坚实,塔尖直指天空,似在坚守着曾经的理想,进而成为黑城永远的标识。沿着木制的台阶踏上厚厚的城墙,目光顺着城郭流动,圈住的是一无例外的荒凉与寂寞。周围很静,静的似乎能听见当年鼎盛时的繁华与灭寂时的悲壮。其时,阳光温顺地伏在古老的废墟上,柔和而妩媚,但带给人的却是一种恍惚迷离的感觉。一如对“苍天般的”思考。细软的沙地上面,蚂蚁们画出一道道纹路,与人的脚印叠印在一起,密密麻麻的。中间散落着一些瓦片、瓷块、箭簇。如果猜测的不错,它们那也是在考古,通过历史遗留下的这些什物,也在研究着什么,记录着什么。不错,黑城的确值得记录。迄今,它是“丝绸北道”上现存最完整、规模最大的一座古城遗址。十四世纪著名旅行家马可·波罗朝觐阿拉善,途径黑城,在他的游记上就有关于它的记载。此外,它还有着美丽的传说。据传,很久以前,有位名叫哈日巴特尔即黑英雄的蒙古族将军,在此筑城镇守。久而久之,人们便称哈日巴特尔为黑将军,这座城也便称为黑城。由于哈日巴特尔骁勇善战,不久便晋升为将军,皇帝还把女儿许配给他做夫人。后来,黑将军羽翼渐丰,权势强盛,开始觊觎皇权,企图一统天下。这一阴谋被公主得知后报告了父皇。皇帝盛怒之下派数万大军进攻黑城,悬赏捉拿哈日巴特尔,但却久攻不下。为了不使黑将军逃脱,就把黑城围困起来。皇帝请来巫师卜卦,卦象说:“黑城地高河低,官军在城外打井无水,而城内军民却不见饥渴之象,必有暗道通水,如将水道堵截,则必胜无疑。”皇帝遂增派一万大军赴鄂木讷河上游的咽喉部位截断了河水,并筑起一道大坝。不几日,城内便人畜饥渴,城周围禾苗枯萎。黑将军命令士兵在城内掘井,直挖到八十丈深也未见水。万般无奈之下,只得下令准备突围。他命士兵连夜凿通北部城墙,硬是杀出了一条血路向北而去。现今在黑城遗址西北角城墙上可以看到一个可容骑驼者进出的洞口,据说,那就是当年黑将军突围时的洞口;被当地人称为“宝格德波日格”的那座高大的沙岭,据说就是当年大军截水所筑的大坝。现在,黑城虽然已经成为废墟,但却守护着古老,守护着一个曾经的族群,守护着这个族群的一段辉煌的历史,因而在寂寞、荒芜、神秘中享受着特别的荣耀. 。



 坐落在额济纳境内的“东风航天城”是共和国航天事业的基地,也是我国目前唯一的载人航天发射场,又叫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从字面上看,城址好像在甘肃酒泉,实在的说,是在阿拉善辖区。这里,苍天般的感觉具体而实在。卫星发射中心大楼像一个巨人,屹立在阳光下,伸出健壮的手臂书写着强大。一度被祖先编织在神话中的巡天故事,在这里变成了现实。杨利伟等航天英雄就是从这里起飞,遨游太空的。仰望高耸入云的发射塔,兴奋与激动,惊叹与感慨,交织在一起,心绪就像翻腾的海。航天城内,一边是航天事业,一边是航天人的生活。里面机关、学校、医院、银行、公安、保险、商店、税务、餐饮,一应俱全。一幢幢楼房新颖、美观。城内树木葳蕤,花草鲜亮,水流潺潺。最惹眼的是高高的白杨树下面,那一丛丛错落有致的旱柳,它们手足胼连,相互依偎,密不透风,联手筑成翠绿的屏障,成为航天城的一道特殊景观。许多南方树种也在这里安了家。曾经的大漠之地,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座绿城。



在巴丹吉林沙漠,苍天般的感觉是空旷的、飘渺的。站在高高的沙峰上,神造的绵延与广大把人变得异常渺小,进而也把整个人类变得异常渺小。俯瞰沙海,被岁月琢得极细的沙子,在风不辞劳苦的运作下,堆成大大小小的沙丘、沙山、沙峰。沙丘挨着沙山,沙山连着沙峰,画出一道道美丽的曲线,绵延起伏,一直伸向天际。这样的曲线肯定是上帝划下的,人,是划不出来的,即使能够把这些曲线画出来,也划不出这曲线的美。这种美无法复制。捏一撮沙在掌心,一粒粒像机器碾压出来的,匀得可爱,但没有一粒形状是相同的。它们白、绿、黄、褐、橙,颜色各异;聚在一起,却凸显出一片金色。阳光下的沙漠,是灿烂的、温暖的,热浪灼得人肌肤发痛;遇有阴天,便凉凉的变成了干净柔和的卡其色,此刻,人的眼睛最亮,感觉也最舒适。沙面上是各种各样的波纹,有的像涟漪,有的像浪花,有的像水漩儿,典雅、大方、美丽、韵致。倘若见之于人工,再好的工笔画怕也难以企及。沙漠之韵,旷世佳作。看着它们,真想唱歌、舞蹈,甚至想躺下身来睡一觉。这些沙子,它们仿佛没有骨骼,人只要挨上去,就粘上你,甩都甩不掉;但是风一旦发出号召,它们就马上集合起来,腾云驾雾,上天、入地、下海,像孙大圣一样,一个跟头能翻十万八千里,什么力量都休想控制得了它!不过,沙子的本意是好的,它们是想造就一方景观,只是风在作孽。因此,人类治沙首先得防风,只有防风,才能治沙。沙漠里的植物,一律赏心悦目的绿,那是沙子洗涤的结果。沙洼里,芦苇挺着腰,风刮它不倒。荆棘紧紧抓着沙子,努力深入着。那花儿就更显金贵了。一朵花儿,在无边的沙漠里,仰着脸儿笑,那该是怎样的艳丽、醒目!这些植物告诉人们,很早以前,这里也曾水草丰美,只是后来由于沉积物覆盖于地表,才形成了沙漠,并且有了沙漠“五绝”:奇峰、响沙、湖泊、神泉、寺庙,它们与沙坨、沙丘、沙峭、沙脊、沙谷相依相偎,组成了一幅卷帙浩大的画卷。置身在这画卷中,人也不知不觉中变成了画儿。



巴丹吉林沙漠是我国第二、世界第三大沙漠。它的最高处必鲁图峰,被称之为“沙漠珠穆朗玛峰”,登临其上,飘飘然然的,有一种羽化成仙的感觉。沙漠里不尽是沙子,造物的安排独具匠心,在四点七万平方公里的沙漠上撒下一百四十多个湖泊,它们像一只只明亮的眼睛,给落寞的沙丘增添着生气。丰年虫等多种微生物生存在湖泊里,天鹅、野鸭、山鸡,栖息在湖畔,盘羊、狐狸经常在周围出没。沙地表层生长着甘草、麻黄、锁阳、苁蓉,地底则蕴藏着盐、碱、芒硝等矿藏。它是全球唯一以沙漠为主题的世界地质公园,它的美丽已被复制在世界地质公园展馆里。


与苍茫浩远的巴丹吉林沙漠相比,贺兰山是以庞大、奇伟的面目加入到苍天般的感觉中的。它是我国惟一的一座南北走向的大山。山势奇伟,若群马奔腾。蒙语称骏马为“贺兰”,故名曰贺兰山。驻足山上,可见山间云雾缭绕,水雾蒙蒙,氤氲笼罩,如诗如画,犹如走进仙洞一般。贺兰山是一座界山,以山为界,东边为宁夏,西边属阿拉善。阿拉善这边为阴面,山上长满了松树,桦树,常年青翠,且涛声练耳。常青不老的风格实在是一种精神的象征。贺兰山上的松,是以青海云杉为主的天然次生林,常年覆盖着青山,高耸、密集、挺拔、苍翠,天赐的色彩,一年四季都不改变。碧海中,点缀着一种植物,株不高,叶细碎,金黄色的小花站满了枝头,于绿色中独自彰显着一份醒目。这花叫金录梅,不知是否属梅的一种,但也伴在松树脚下,热恋着贺兰山。还有山丹,它们也藏在绿色中,于不经意间悄悄地擦拭着人们的眼睛。贺兰山丰富的林草资源为许多动物提供了食物来源,成就了一座牧山,也成就了山两侧的“中国骆驼之乡”和“中国滩羊之乡”。此外,还有马鹿、獐、盘羊、金钱豹、青羊、石貂、蓝马鸡以及煤、磷灰岩、石英砂岩、灰岩、粘土岩等动物和矿产资源。站在贺兰山上,能感觉到一种大气磅礴的美。仄起耳朵,捕捉涛声,心头激荡着的是一股强劲的雄风。心声和着涛声,挡不住的激动,一阵紧似一阵!阿拉善深爱着贺兰山,贺兰山也深爱着阿拉善,庞大的山体像一堵巨大的自然挡风墙,阻隔着腾格里沙漠的东移,保护着那里的生态。山坳深处,暖风徐徐,遣祥驱瑞。西藏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于1716年云游至此,慧眼识宝地。于是莲花状的山体上便有了一个南寺。从此,山坳一角,香火袅袅,紫烟腾腾。云杉、寺院、尖顶大殿、回廊共同构成了一个神圣的处所,佛光普照,青山不古。



因为有贺兰山作屏障,阿拉善才有蓝天,白云,红太阳,草原,盐湖,戈壁;同时也有了吃中草药的牛羊,雪白的漠州棉,沙甜的“腾格里西瓜”,已经注册的“中国额济纳居延蜜瓜”,还有锁阳、苁蓉、梭梭林,奇石。它们与黑城、弱水、居延、神树、海森楚鲁(像锅一样的石头)一起,共同诠释着阿拉善古老辉煌的文化。人们都向往它,赞美它,讴歌它。有一首歌是这样写的:“遥远的海市蜃楼,驼队就像移动的山,神秘的梦幻在天边,阿爸的身影若隐若现。哎,我的阿拉善,苍天般的阿拉善。浩瀚的金色沙漠,驼铃让我回到童年,耳边又想起摇篮曲,阿妈的声音或近或远。哎,我的阿拉善,沧海般的阿拉善。沙海绿洲清泉,天鹅留恋金色圣殿,苍茫大地是家园,心中思念直到永远。哎,我的阿拉善,苍茫大地阿拉善。”这是歌,也是诗。一如天籁之音,穿透耳膜,直达心房,悠扬舒缓的乐曲,使得歌声也带着苍天般的色彩,苍茫而迷人,瑰丽而神秘。



然而,当你带着这种感觉进入乌斯太镇后,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一个现代化的工业园区——阿拉善经济开发区。园区占地面积四十平方公里,有一百三十多家企业在这里落户,是自治区二十户重点开发区之一。盐化工、煤化工、精细化工、光伏、绿色生态五大产业,形成了循环经济格局。区里杨柳、旱榆,高大茂盛;南方的垂榆、槐树也乘兴而来,在这里安下身。草坪,花草,人工湖……配置在一起,于塞北风光中,融入了江南美景,把一个园区妆扮得如同画廊似的。可以肯定地说,走进它,就走进了阿拉善;走进它,就走进了一个时代。正所谓“居延识得大漠娸/车马萧萧谁堪比/盛世不须花解语/兰山直指大河西。”(里快《题贺兰山经济开发区》)。 


至此,我才明白,苍天般的阿拉善原来并不是一种感觉,而是一种真实的存在,无论是天、地、山川,还是草原,戈壁,大漠,都是那样迷离,又那样实在。无论是农村、牧区、工矿,还是城镇,都洋溢着一种特别的气息。置身其中,似乎能捕捉到西汉、贞观、康乾的影子。然而色彩要斑斓得多。斑斓的色彩中,透现着三个金色的大字:阿拉善。倘若怪才拉斐尔再生,用他如椽的画笔,把它都浓墨重彩地涂抹在他的画布上,那肯定是一幅绝世精品。我知道,这样的愿望是不会实现的,但对它的企盼却永远留驻在心头,为了那片迷茫,那片奇谲,还有那梦幻般的感觉。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舒正 ,原名冯素珍,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当代散文家。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发表文学作品,作品大多在《人民文学》、《十月》、《散文》、《散文海外版》《黄河文学》《北京文学》等国内大型文学刊物以及《内蒙古日报》、《草原》、《西部散文家》、《鹿鸣》等内蒙古自治区各级报刊杂志发表。主要作品有《舒正散文》2部,《绿色情缘》获内蒙古最高文学奖第九届“索龙嘎”奖。主编《里快文学作品评论集》。《里快文学作品评论集(草原卷)》2部。


【投稿说明

欢迎投稿至邮箱:1004961216@qq.com

如有疑问可在后台留言询问

欢迎关注 浅海文苑

Copyright © 黑龙江五大连池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