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五大连池旅游攻略联盟

2017,是谁“杀死”了这些企业?(名单)| 提醒

共享联动运营中心2018-07-23 08:16:41



昨天还牛逼哄哄的创业公司,今天说死就死。


年度出现词最高的企业:乐视


乐视未死,放在本文或显不妥。但乐视网2017年预亏116.1亿元,相当于亏掉300家创业板公司2016年的利润总和、创业板2016年润的11.47%,创造了地表最强预亏


加上贾跃亭信用破产、乐视网连吃九个跌停、背负56亿债务今年到期……如此看来,乐视,2017创业界最“热”名字之一,或许还是值得在此一提了。创业有风险,乐视及贾跃亭就是最好的样板。


2016年,乐视还是一家600多亿元市值上市公司,所有成员为梦想“窒息”。但2016年年底的资金链问题,成为落下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开启了乐视的崩塌之路。


2017年4月到7月之间,乐视经历了“挪用13亿易到资金”危机、乐视网停牌、贾跃亭辞去乐视总经理职务、大规模裁员、多家银行申请财产保全要求冻结乐视旗下公司存款、讨债的供应商云集等,堪比美国枪战大片情节般密集的各类事件。


2017年7月,“下周回国”贾跃亭,却因为逾期多家券商欠款而被列入“老赖黑名单”,还凭着老赖身份登上纽约时报。贾跃亭的个人财富从也2016年的420亿元缩水到2017年的仅20亿元


这一次,让我们为亏损窒息。


反思:乐视失败原因——过度扩张


实现乐视生态只有一种可能:有永远也花不完的钱。


因为生态化不是多元化,生态化板块之间要相互依存,并且至少有一块业务有强大的根基,可以为其它板块提供持续、循环、充足的造血功能,才可能形成企业的良性发展。


缺乏造血能力,乐视就成为案板上的肉。


共享单车之倒下


2017年,失败的企业当中,共享单车是重灾区。


2017年初,一年前,共享单车以迅猛之势崛起,随后开始野蛮生长。然而一年之后,风口上的共享单车开始出现倒闭潮,先后有多家共享单车企业被曝押金无法退还。


厦门共享单车“坟场”触目惊心


2017年6月21日,3Vbike发布公告称,由于大量单车被盗,即日起停运,这距离其上线运营不过4个月。


2017年8月2日,町町单车因非法集资、资金链断裂,被栖霞区工商局纳入异常企业经营名录。从“富二代”到“负二代”,前后不过8个月。


2017年9月底,酷骑单车曝出资金链断裂、押金难退,多地运营单位与工商局失去联系,部分地区开始对酷骑单车进行清理。



2017年11月,供应商和用户围堵了小蓝单车北京办公点要账、要押金,其中还有公司的调度维修员等员工讨工资,这种现象距离其上线运营不足一年。


反思:创业不能跟风


共享单车的价值不仅仅是盈利租金,还涉及到大数据、线下交易入口、出行服务等领域,基于以上特征,共享单车市场不会出现小而精的企业,要求共享单车企业必须用户规模大,扩张速度快,必须是赛道前几名,行业本身就只允许有少数几家能存活投资人也只看赛道前几名,导致很多跟风小企业融资困难,不得不倒闭。


VR行业很好,为什么会倒下?


2017年,伴随人工智能的爆发VR也开始再次升温,然而,遗憾的是,完美幻境却逆势倒了下去。


2013年,赵博和他的几个朋友放弃原来的工作,一起创业,在北京成立完美幻境。


2014年,完美幻境将重点放在VR头显的研发上,并在圈子里有了一定的名声。但是他们认为,VR需要硬件和内容两者兼备。于是,他们决定做一个硬件产品——全景相机。


2015年11月份,他们获得了英特尔投资百万美元的天使投资。与此同时,在美国圣地亚哥举行的英特尔投资全球峰会上,完美幻境发布了Eyesir 4K VR全景相机,发布之后,订单量达到一千台。


2016年2月,完美幻完成千万元A轮融资。而据报道,其办公室也从创业之初的地下室几平米变成700平米,团队人员从6人增至100多人。


2016年12月,完美幻境与新华网在第四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达成战略合作,推进“VR+新闻”的行业应用。


然而,由于供应链问题,完美幻境有了订单却不能按时完成生产,最终,资金链断裂,公司宣布倒闭——2017年2月27日,完美幻境的全体员工突然接到了CEO赵博口头上的公司破产通知。


从2016年8月开始,100多人的团队开始陆陆续续被裁,只剩最后的28人。


反思:硬件企业的供应链管理可以致命


如果说管理经验不足不足以导致其倒闭的话,那么供应链管理经验不足则让完美幻境真的倒了下去。


2016年初,完美幻境宣布订单额已超过一个亿。


但是,完美幻境的供应链管理却始终跟不上,负责供应链相关事宜的频繁更换,这让产品的交付一拖再拖,再多的订单也只能是昙花一现。


对于像完美幻境这样一家销售硬件产品的公司,供应链管理可以说是致命的。



直播平台“独角兽”为何倒下?


原本红火的直播市场,在2017年迎来了倒闭潮,从此撕开了直播行业虚假繁荣的表象。


其中,光圈直播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个。


清华大学历史系毕业的张轶2014年创办光圈直播,他的目标是做中国的“Instagram”。


2015年9月,张轶发现图片流量的大头还是被微信所收割,创业者很难有立足之地。于是,2015年10月,光圈转型为视频直播APP,成为直播行业最早的创业者。


辉煌时期,光圈直播的用户数超过40万,日收入突破800万,俨然直播行业的独角兽。



只是,一切高兴的有点太早。


2016年下半年,伴随着巨头入场,在激烈的烧钱竞争中,光圈直播尽管花光了所有的钱来获取流量,也的确拥有较高流量,然而,他们却始终无法获得投资人的钱。


2017年6月,光圈直播在发放了6月份的薪水后,其员工就再也没拿到过一分钱工资。除了员工,光圈还拖欠了平台上主播5000到9万元数额不等的薪资。目前,光圈直播的官网已经无法访问,CEO张轶在微信中坦诚了融资失利。


在光圈倒闭后不久,直播平台倒闭潮正式开始,包括爱闹直播、趣直播、凸凸TV、网聚直播等在内的18家平台很快均无法登陆或倒闭;2017年4月,国家网信办关停了红杏直播、蜜桃秀、蜂直播等18家直播类应用;两个月后,多地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机构关停了“悟空TV”等11家手机表演平台。


一场倒闭大潮,轰轰烈烈的开始,然后又迅速的消失了。


反思:过度追求风口 没有意识到真正的风险


1.创业者和投资人过度追风口,平台供给量远远大于需求量,最后洗牌倒闭是必然趋势。


2、没有跟得上行业高速发展。伴随政策监管不断趋严,直播行业的准入门槛也在不断提高,按照规定目前符合要求只有YY、虎牙直播、映客直播等少数几家。


3、平台型公司的资本之争。伴随巨头与国家队的入场,中小型直播平台资源薄弱,无法与大巨头抗衡。如果不能够获得资本支持,长期处于烧钱阶段的平台只能宣告倒闭。


共享汽车:听起来很美


共享汽车一诞生就狂吸眼球,只是高潮过后,就没有然后了。


友友用车原名友友租车,成立于2014年3月,早期以P2P模式切入私家车共享,用户可以把自己的车辆放到平台上给有驾照却无车的人租赁使用。


2015年3月,趁着P2P租车的春风,友友租车获得易车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


2015年10月,友友租车主打电动汽车分时租赁业务,改名友友用车。可以说是国内较早进入分时租赁创业的先驱。


然而这一切却在2017年戛然而止。2017年3月10日,“友友用车”官方微信公众号更新推送,称由于之前签署的投资款项未如期到位,决定退回所有用户账户存款,停止运营。


2017年10月23日下午,定位高端市场的的共享汽车EZZY召开临时性的全员会议。会上,公司创始人、CEO付强突然宣布了公司即将解散、清算的消息。当晚有员工称,他们陆续被“踢出”微信工作群。2017年底,EZZY正式宣布倒闭。



反思:模式超前 体验差


共享汽车高成本低收入,这让其一诞生便被很多人否定。


其次,共享汽车存在便利度不够、停车费用高、充电困难等因素诸多影响用户体验,再加上大城市牌照监管严,是制约分时租赁汽车扩大规模的最大障碍。


盈利难,体验差,最终,共享用车开始走向了灭亡。


巨头的败笔,百度医疗和百度外卖


创业失败的专利不仅属于屌丝创业者,同样适用于巨头。2017年,卖身饿了么的百度外卖和倒下的百度医疗就证明了这个道理。


2015年1月,百度医生APP上线。与此同时,百度正式成立移动医疗事业部。



上线之初,百度则把挂号O2O作为自己首要尝试的方向,主要提供在线挂号、在线问诊的服务。但当时的在互联网医疗行业,与其模式类似的还有春雨医生、挂号网、平安好医生等多个公司,每家都有资源及背景,与这些企业相比,百度医疗优势并不大。


但是,巨头百度并不甘心认输,于是,他们就开始了疯狂的“买流量”。这成为百度医疗倒下的推手。疯狂采购流量,加速了百度医疗的资金消耗,却没有获得应有的效果。


百度医生遇阻之后,百度又匆忙转向健康数据平台、送药O2O、医学学术方向,都没有太大起色。在医疗这样的专业垂直领域,没有前期全面的布局,想通过短期突击做出成绩,基本没有可行性。


2017年2月8日,百度将移动医疗事业部整体裁撤。2017年4月1日,百度通过内部邮件宣布,产品正式关停服务并清空数据。


反思:专业能力薄弱,战略迷茫


专业能力薄弱,这是百度医疗倒闭的核心原因。


因为不够专业,也不了解行业,公立医院没有合作动力,百度医疗更无法说服对方不愿拿出处方来合作,更何况其对接药品资源实现配送了。


一句话,这跟百度卖流量生意不同,在医疗行业,从业者话语权强势,百度医疗给对方带来不了任何价值,只能宣告败退。


教育行业很好,但“小马过河”为何快速堕落?


2017年曾经在教育行业,叱咤风云的小马过河被频繁被宣布倒闭,让人唏嘘。


小马过河创始人马骏、许建军,原新东方名师,两人于2008年创立小马过河国际教育公司,提供留学咨询和首创全日制教学体系。


从2008年至2013年,小马过河在创业路上不断推陈出新,上线学习软件、研发标准化学习流程、推出免费直播、实现家校互动。


一度,小马过河业绩喜人,他们2014年度收入高达1.6亿,其鼎盛时期员工数量有900人。


然而好景不长。


2014年,“小马过河”开始全面转型做线上培训,缩减线下业务。同时还在百度花费大量成本投放广告,获客成本急剧上升


在2013年投入了400万费用产生3000万收益过后,马骏和许建军看到了SEM的成效,于是,在2014年大刀阔斧投了4000万。然而,这一次,4000万投入的仅带来4000万营收,可谓惨淡至极。


如果这还不至于致命的话,那么随之而来的全面转型则让其最终丧失了现金流


2014年,在全面拥抱互联网的过程当中,小马过河开始关掉线下门店、裁掉销售团队、停掉SEM、开发在线产品、开始做微信营销、推出低价产品、做各种辅助学习APP。


为了全面触网,马骏将当时盈利的“考神陪读”线下项目暂时停卖,并让销售团队开发低廉的“考神陪练”线上产品,从起先一份破万元的价格逐渐低至99元、9块9、9毛钱的价格。


收入锐减,但是900人的团队工资开支、线上运营成本不断增加,最终,“小马过河”亏损的篓子开始越捅越大,因现金流断裂而倒闭。


反思:转型需要循序渐进


本来想借转型互联网企业获得进一步发展,然而,“偷鸡不成蚀把米”,由于转型过度偏激,只顾扩大影响力,占有先机,反而忽视了企业的经营风险。


传统招聘遇瓶颈,路在何方?


2017年是招聘行业发生变革的一年。与传统网站,诸如51job、智联招聘、中华英才网等相比,拥有移动互联网巨大流量的新型招聘网站诸如BOSS直聘、拉勾等网站因轻松高效获胜。


但是,在这场战役当中,却有一家网站没有坚持到最后,这就是曾经红极一时的周伯通招聘。



周伯通CEO冯涛进入在线招聘,是源于几年前在豆瓣上做招聘小组,经过两年积累后,在上面发布招聘的企业竟然超过了10万家


在2011年下半年,冯涛就同几个合作伙伴一起另起门户,创立了在线招聘网站周伯通。但由于用户增长非常缓慢、产品功能细节不好,周伯通逐渐被用户抛弃。


在融资上,周伯通也错误不断。虽然有几家对冯涛抛出了橄榄枝,但因觉得金额太小,最后,周伯通及冯涛错过了最佳融资时机,导致公司陷入尴尬。


痛定思痛,冯涛在2013年年底重组团队,准备重新出发。


“产品改版后的收效显著,在不到6个月的时间里,在周伯通上注册企业数超过了6千家,这些企业已经发布了超过三万个职位机会。用户投递简历超过70万人次,实际注册用户则有40多万。”冯涛表示说。


2017年2月11日,据多方消息人称,移动互联网招聘社区周伯通招聘已倒闭,且停运时间在半年以上。据知情人爆料,周伯通招聘原本一千万元的融资计划最终以七八百万成交,但是最终也没有到账,投资人不仅迟迟不到账,更是“翻脸不认帐”。


没有资本,失败成为了必然。


反思:成也资本 败也资本


错过了最佳融资机会,企业缺乏盈利,最终在新融资难以到账的情况下,周伯通招聘不得不宣传倒闭。


淘品牌之殇:“网络童装第一品牌”黯然离场


作为网络童装第一品牌,绿盒子曾经风格无限。


2011年绿盒子与迪士尼签订了合作协议。绿盒子同时拥有迪士尼线上品牌的设计、生产、销售三项授权。


2014年绿盒子销售达2.5亿元左右,其中,2014年绿盒子“双11”整体销售额超过6 000万元,与韩都衣舍、茵曼等“淘品牌”齐名。


2015年,绿盒子先后斥巨资赞助《虎妈猫爸》《小爸爸》等电视剧。



然而,这家成立于2010年8月,立足于互联网电商渠道的童装品牌最终陷入了僵局。这起源于绿盒子的“脱淘”


尽管组建自己的B2C官网,投入等同于淘宝8-10倍的成本吸纳新客户,但绿盒子80%的销售额依然来自淘宝。


尽管2014年知名投资人再次注资绿盒子,准备在全国范围内设立实体体验店。但2015年8月,愿意参与C轮融资的知名投资人外逃,杳无音信……


绿盒子开始陷入危机。


2016年7月6日,绿盒子徐汇分公司被列入工商部门经营异常名录。


2016年12月22日,部分供应商向上海市徐汇区公安局等部门,提交请愿书,说明绿盒子拖欠94家企业单位共计9400万元债款无法清偿。、


反思:投资人也是双刃剑


获得融资是好事情,然而,资本也是双刃剑。在没有明确资本入驻之后盲目扩张,绿盒子最终麻烦不断。


300亿市场规模 为啥还会倒闭?


2017年,有的创业企业通过模式创新成功了,然而有的却陷入了失败当中不能自拔。


订房宝就是其中之一。


2013年12月,从阿里离职的孙建荣,创立了全日酒店房的预订平台——订房宝APP。



订房宝与全国连锁酒店达成库存管理系统的直联合作,获取钟点房的动态房源,酒店通过产品直接接受订单。将每晚六点后未订出的空余客房放在订房宝平台上。


这样创新的模式,令订房宝成功吸引三轮融资。凭借创业的模式,仅用两个月的时间,订房部就在北京、杭州等地共签约了1000多家酒店进行合作。


只是,由于感觉市场太小,在注意到钟点房市场300亿规模的前景下,订房宝全面放弃全日房,战略大转移专注钟点房。


结局可想而知。面对OTA领域的巨头,无论是携程还是去哪儿,订房宝都败下阵来,以失败而结束。


反思:高频与低频的距离


使用频率太低是订房宝的硬伤——从上线到2017年1月,订房宝APP拥有接近15万用户的下载量,但同时,这个市场太过低频,导致用户成本始终无法下降,对于后期公司运营造成巨大困难。


一句话,高频产品带动低频容易的多,但是低频带动高频就难得多。

Copyright © 黑龙江五大连池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