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五大连池旅游攻略联盟

上海鸟类名录2017

上海野鸟会2018-07-26 09:22:39

点击上方“上海野鸟会“,有精彩活动送上哦!


自1922年,法国神父解侠Charles Gayot所著的《上海鸟类》(Les Oiseaux de Changhai)开始,上海地区的鸟类名录经过了许多学者及科研人员的历次更新,至今已有90多年。随着时代和科技的发展,国际上对于鸟类分类的研究和观点也在不断地更新,2006年开始,世界鸟类学家联合会(IOC)开始制定一份针对全世界鸟类的名录-World Bird Name,集合了许多国际上分类的最近观点,并定期进行更新。中国观鸟年报从2010年起,已经开始采用这个分类系统进行排版。因此我们也相应的根据这个分类系统进行鸟种的排列。


上海市鸟类名录2017的种类统计截至2017年12月31日,名录的分类系统根据IOC World Bird List version 8.1进行排列。由于2017年度IOC World Bird List从version 7.1更新至version 8.1,根据其更新的内容,上海鸟类名录2017相较于上海鸟类名录2016亦作出了调整。本年度的名录还涉及到本市的新记录种和鸟种的分级变动,其主要的变化有:

 

一、分类变动:

1. 120A 白鹤 Siberian Crane Leucogeranus leucogeranus

IOC World Bird List version 7.2根据Krajewski et al. (2010)等的建议,将白鹤由Grus属改置于Leucogeranus属;


2. 121A 沙丘鹤 Sandhill Crane Antigone canadensis

122A 白枕鹤 White-naped Crane Antigone vipio

IOC World Bird List version 7.2根据Krajewski et al. (2010)和NACC (2016-C-4)等的建议,将沙丘鹤和白枕鹤由Grus属改置于Antigone属;


3. 151A 流苏鹬 Ruff Calidris pugnax

152A 阔嘴鹬 Broad-billed Sandpiper Calidris falcinellus

157A 勺嘴鹬 Spoon-billed Sandpiper Calidris pygmea

IOC World Bird List version 7.2根据Gibson & Baker (2012)和Banks (2012)等的建议,将阔嘴鹬、流苏鹬和勺嘴鹬分别由Limicola属、Philomachus属和Eurynorhynchus属改置于Calidris属,并对Calidris属中的鸟种排列顺序进行了调整,具体可见表格;


4. 014A 花脸鸭 Baikal Teal Sibirionetta formosa

  015A 白眉鸭 Garganey Spatula querquedula

  016A 琵嘴鸭 Nothern Shoveler Spatula clypeata

  017A 赤膀鸭 Gadwall Mareca strepera

  018A 罗纹鸭 Falcated Duck Mareca falcata

  019A 赤颈鸭 Eurasian Wigeon Mareca penelope

IOC World Bird List version 7.3根据Gonzalez et al. (2009),H&M4和NACC (2017-B-10)等的建议,将花脸鸭由Anas属改置于Sibirionetta 属,将白眉鸭和琵嘴鸭由Anas属改置于Spatula 属,将赤膀鸭、罗纹鸭和赤颈鸭由Anas属改置于Mareca 属,并对鸭科Anatidae中的鸟种排列顺序进行了调整,具体可见表格;


5. IOC World Bird List version 7.3根据Gibson & Baker (2012)和NACC (2017-A-12)等的建议,将丘鹬科Scolopacidae中鸟种排列顺序进行了调整,具体可见表格;


6. 023A 绿翅鸭 Eurasian Teal Anas crecca

IOC World Bird List version 8.1根据Sangster et al. (2001)和Carboneras et al. (2017)等的建议,将分布于阿留申群岛的nimia亚种与指名亚种crecca合并,合并后的绿翅鸭变为单型种;


7. 117A 紫水鸡 Grey-headed Swamphen Porphyrio poliocephalus

IOC World Bird List version 8.1根据Garcia-R. & Trewick (2015)等的建议,将黑背紫水鸡Porphyrio inidcusviridis亚种暂时移入紫水鸡Porphyrio poliocephalus之下,以待更明确的研究。因此,本名录将黑背紫水鸡改为紫水鸡Porphyrio poliocephalus,英文名为Grey-headed Swamphen;


8. 276A 鸦嘴卷尾 Crow-billed Drongo Dicrurus annectens

IOC World Bird List version 8.1根据Dickinson & Christidis (2014)和HBW等的建议,将鸦嘴卷尾的拉丁名由Dicrurus annectans修正为Dicrurus annectens


9. 354A 厚嘴苇莺 Thick-billed Warbler Arundinax aedon

IOC World Bird List version 8.1根据Fregin et al. (2009)和Arbabi et al. (2014)等的建议,将厚嘴苇莺由Iduna属改置于Arundinax 属;


10. 429A 山麻雀 Russet Sparrow Passer cinnamomeus

IOC World Bird List version 8.1根据Mlíkovský (2011b)的建议,依据命名优先原则将山麻雀的拉丁名由Passer rutilans改为Passer cinnamomeus


11. IOC World Bird List version 8.1根据Barker et al. (2013), (2015)和NACC (2017-B-6)等的建议,对鹀类及新大陆雀类的分类和排序进行了调整,将铁爪鹀科Calcariidae调整置于鹀科Emberizidae之前;

 

二、鸟种濒危等级变化:

1. 073A 卷羽鹈鹕 Dalmatian Pelican Pelecanus crispus

IUCN Red List (2017)将卷羽鹈鹕的濒危等级由易危(VU)下调为近危(NT);


2. 100C 玉带海鵰 Pallas's Fish Eagle Haliaeetus leucoryphus

IUCN Red List (2017)将玉带海鵰的濒危等级由易危(VU)提升为濒危(EN);


3. 184A 三趾鸥 Black-legged Kittiwake Rissa tridacaris

IUCN Red List (2017)将三趾鸥的濒危等级由无危(LC)提升为易危(VU);


4. 472A 黄胸鹀 Yellow-breasted Bunting Emberiza aureola

拍摄者:薄顺奇

IUCN Red List (2017)将黄胸鹀的濒危等级由濒危(EN)提升为极危(CR);

 

三、年度新记录种:

2017年度,上海市鸟类共增加5个A类新记录鸟种、1个新纪录亚种、1个E类鸟种和3个F类鸟种。

(一)、A类鸟种:

1. 087A 白肩鵰 Eastern Imperial Eagle Aquila heliaca

拍摄者:阚红莉

2017年10月28日,鸟类摄影爱好者阚红莉在浦东新区南汇东滩禁猎区进行摄影时,观察并拍摄到一只白肩鵰幼鸟。其两翼宽而长,体下及翼下覆羽棕褐色,喉部、下腹及尾下覆羽浅褐色,飞羽黑褐色,最内侧三枚初级飞羽颜色较浅,形成明显翼窗。白肩鵰为大型猛禽,体长73-84厘米,繁殖于欧洲、北非、中亚至我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北部,在我国越冬于青海省、甘肃省至陕西省,云南省以及长江中下游和东南沿海地区。被列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在IUCN Red List中被列为易危(VU)物种,此次在上海地区的记录应为迁徙过境时的旅鸟,因此将其列为A类鸟种。


2. 280A 松鸦 Eurasian Jay Garrulus glandarius

拍摄者: Kai Pflug

2017年11月8日,德国观鸟者Kai Pflug在浦东新区南汇东滩禁猎区观鸟摄影时,观察并拍摄到一只松鸦。其头部至背部以及体下浅棕褐色,腰部及尾下覆羽白色,尾羽黑色,两翼大多为黑色,但初级飞羽羽缘白色,次级飞羽基部具白斑,翼覆羽蓝绿色具黑色与白色细斑纹。松鸦为中型鸦类,体长28-35厘米,主要分布于欧洲、非洲西部和北部至我国和东南亚,在我国分布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北部以及东北、华北至南方大部分省区,在上海市临近的江苏省和浙江省均有分布记录,此次在上海地区的记录根据分布状况推测应是sinensis亚种,为秋季迁徙期游荡扩散至本市的旅鸟,因此将其列为A类鸟种。


3. 296A 黑喉山雀 Black-bibbed Tit Poecile hypermelaenus

拍摄者:Hiko

2017年12月24日,美国观鸟爱好者Craig Brelsford和国内鸟类摄影爱好者林力行在浦东新区世纪公园内进行观鸟时,发现并拍摄到一只黑喉山雀。其上嘴基部具白斑,头顶至枕部亮黑色,白色颊部向后延伸至枕侧,喉部黑色斑块大而明显,并延伸至上胸,较上海以前已有记录的沼泽山雀更大,背部多为橄榄灰色,体下橄榄灰褐色,也较沼泽山雀偏橄榄绿色,而更少暖色调。经过多位资深观鸟人士讨论,确认其为黑喉山雀。黑喉山雀为小型山雀类,体长11-12厘米,曾经作为沼泽山雀Poecile parustris的西北亚种hypermelaenus,近年来已将其提升为独立种,在我国主要分布于陕西省、甘肃省、湖北省、四川省、贵州省、云南省和西藏自治区等地,国外分布于缅甸。此次在上海地区的记录应为冬季游荡至本市的迷鸟,因此将其列为A类鸟种。


4. 430A 山麻雀 Russet Sparrow Passer cinnamomeus

拍摄者:时敏良

2017年5月10日,鸟类摄影爱好者时敏良在浦东新区南汇东滩禁猎区进行摄影时,观察并拍摄到一只山麻雀。其头顶至枕部褐色,皮黄色的眉纹宽长而明显,背部褐色,具浅褐色及黑色斑纹,腰部栗红色,颊部无黑斑、头侧、喉部至胸腹部均为污白至浅棕灰色。山麻雀为小型雀类,体长13-15厘米,在我国主要分布于华北南部至南方的大部分省区,在国外分布于喜马拉雅山脉南麓至东南亚地区,在上海市临近的江苏省和浙江省均有分布记录,此次在上海地区的记录根据分布状况推测应是rutilans亚种,为春季迁徙期游荡至本市的旅鸟,因此将其列为A类鸟种。


5. 465A 圃鹀 Ortolan Bunting Emberiza hortulana

拍摄者:本色摄影(网名)

根据钱程提供的来自“鸟网”论坛的信息,2012年5月12日,北京的摄影爱好者本色摄影(网名)在浦东新区南汇东滩禁猎区进行鸟类摄影时,拍摄到一只圃鹀的雄鸟。其嘴部红褐色,头部、颈侧至胸部橄榄灰色,具明显的黄白色眼圈,眼先及喉部黄色,颧纹灰色,上体红褐色,具黑色纵纹,腹部以下粉褐色。圃鹀为小型鹀类,体长15-17厘米,主要分布于西欧、中欧至中亚及蒙古西部,在我国仅分布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北部。此次在上海地区的记录应为迁徙期游荡至本市的迷鸟,因此将其列为A类鸟种。


(二)、新纪录亚种:

275A 灰卷尾 Ashy Drongo Dicrurus leucophaeus

拍摄者:张笑磊

2017年9月10日,张笑磊等在浦东新区南汇东滩禁猎区观察并拍摄到1只灰卷尾。该灰卷尾通体羽色明显较上海地区常见的leucogenis亚种更深,且脸部的白斑面积较小,仅于眼部周围,而leucogenis亚种脸部的白斑则延伸至颊部,更大而明显;本市另一个曾有记录的hopwoodi亚种则羽色更深,而脸部无白斑。因此根据其特征判断,该灰卷尾应是salangensis亚种,为上海市的新纪录亚种。此后数日内,又有一些观鸟和摄影爱好者观察和拍摄到该灰卷尾。


(三)、E类鸟种:

1. 1006E 褐河乌 Brown Dipper Cinclus pallasii

薄顺奇、王吉衣和王军馥等在查阅上海自然博物馆的馆藏标本时,发现馆藏中有一只标注为1938年采集于上海地区的褐河乌标本。但从该标本的状态来看,羽毛有一定程度的磨损,可能由于其在人工笼养后逃逸,被再次捕捉后制成标本。亦有可能在当时制作整理标本时,未能准确考究其来源。因此,在存有多种不确定因素的情况下,将其列为E类鸟种。


(四)、F类鸟种:

1. 2006F 斑姬地鸠 Zebra Dove Geopelia striata

根据王军馥提供的消息,上海自然博物馆的馆藏标本中,有一只于1894年捕获于本市徐家汇地区的横斑小鸠(即斑姬地鸠)标本。斑姬地鸠主要分布于距离本市很远的东南亚地区,如马来半岛、苏门答腊岛和爪哇岛等地,近年来在本市的市场中亦时常见到,推测很有可能由当时的宠物贸易进入本市,然后从笼中逃逸后被捕获。因此将其列为F类鸟种。


2. 2013F 费氏牡丹鹦鹉 Fischer's Lovebird Agapornis fischeri

2017年4月17日,叶苗在徐汇区南丹东路附近记录到一只费氏牡丹鹦鹉。费氏牡丹鹦鹉主要分布于非洲的坦桑尼亚等地,在我国尚无分布记录,而且其为较常见的人工饲养鹦鹉品种。本次记录应该是人工饲养后于笼中逃逸的个体,因此将其列为F类鸟种。


3. 2054F 长尾维达鸟 Exclamatory Paradise Whydah Vidua interjecta

2017年11月27日,bobyyuan(网名)在宝山区宝钢水库附近的农田中记录到一只长尾维达鸟。长尾维达鸟主要分布于非洲塞内加尔、冈比亚至埃塞俄比亚等地,在我国尚无分布记录,但在花鸟市场中有时会有商家出售。本次记录应该是人工饲养或贸易运输期间,于笼中逃逸的个体,因此将其列为F类鸟种。

 

四、鸟种记录移除:

2017年度,有3个鸟种从上海鸟类名录的正文中移除:

1. 小苇鳽 Little Bittern Ixobrychus minutus

本市已知唯一的一只小苇鳽标本记录保存于复旦大学标本馆,笔者在走访复旦大学标本馆后,通过与标本馆负责人唐仕敏交流后,确认该小苇鳽并非采自于上海地区,因此将该鸟种从“上海鸟类名录”中移除;


2. 大树莺 Chestnut-crowned Bush Warbler Cettia major

薄顺奇、王吉衣和王军馥等在查阅复旦大学标本馆的馆藏标本时,对馆藏的4只大树莺标本进行查验后,发现其与图鉴资料记载的一些主要特征不甚相符,我们相信这些标本应该均为日本树莺或者远东树莺,因此将该鸟种从“上海鸟类名录”中移除;


3. 噪大苇莺 Clamorous Reed Warbler Acrocephalus stentoreus

薄顺奇、王吉衣和王军馥等在查阅复旦大学标本馆的馆藏标本时,对馆藏的3只噪大苇莺标本进行查验后,发现其与图鉴资料记载的一些主要特征不甚相符,我们相信这些标本应该均为东方大苇莺,因此将该鸟种从“上海鸟类名录”中移除;

 

五、鸟种分级变动:

2017年度,有7个鸟种的分级发生了变化:

1. 044A 黑叉尾海燕 Swinhoe's Storm-petrel Oceanodroma monorhis

2017年10月14日,刘曾在浦东新区陆家嘴地区附近捡获并救助了1只黑叉尾海燕。此前仅见于上海自然博物馆保存有一只1922年9月,采集于吴淞口地区的黑叉尾海燕标本记录,本次记录是95年以来上海市第一次确切的野外记录,因此将分类级别由C类变为A类;


2. 053A 彩鹮 Glossy Ibis Plegadis falcinellus

2017年5月19日,崇明东滩候鸟国家级保护区工作人员冯雪松等在进行鸟类调查的过程中,在保护区内记录并拍摄到到2只彩鹮。此前仅见于Swinhoe(1863)的报道,他曾经在上海和宁波之间的一个湖(可能是太湖)中有过彩鹮记录,而Sowerby(1943)推测其有可能会游荡至上海地区,但在上海地区一直未有确切的记录和报道。本次记录是上海市第一次确切的野外记录,因此将分类级别由D类变为A类;


3. 173A 灰瓣蹼鹬 Grey Phalarope Phalaropus fulicarius

2017年1月30日,张雪寒等在浦东新区东滩禁猎区记录到1只灰瓣蹼鹬。此前仅见于郑作新(1976)的报道,Kjell Kolthoff在吴淞地区有一笔记录于8月的灰瓣蹼鹬记录,但具体年份不详,推测应在1949年以前。本次记录是68年以来上海市第一次确切的野外记录,因此将分类级别由C类变为A类;


4. 256A 灰头绿啄木鸟 Grey-headed Woodpecker Picus canus

薄顺奇、王吉衣和王军馥等在查阅复旦大学标本馆的馆藏标本时,发现馆藏中有一只于1992年4月18日采集于复旦大学本部的灰头绿啄木鸟标本。鉴于该鸟种的野外记录消失时间尚不足50年,因此将分类级别由C类变为A类;


5. 350A 细纹苇莺 Streaked Reed Warbler Acrocephalus sorghophilus

薄顺奇、王吉衣和王军馥等在查阅上海师范大学标本馆的馆藏标本时,发现馆藏中有一只于1989年10月12日采集于原金山县上海石化地区的细纹苇莺标本。鉴于该鸟种的野外记录消失时间尚不足50年,因此将分类级别由C类变为A类;


6. 381A 灰背椋鸟 White-shouldered Starling Sturnia sinensis

拍摄者:Kai Pflug

薄顺奇、王吉衣和王军馥等在查阅上海自然博物馆的馆藏标本时,发现馆藏中有一只于1877年10月26日采集于上海地区的灰背椋鸟标本。自2008年再次记录到灰背椋鸟以来,已连续多年在春秋季迁徙期于本市沿岸地区均记录到该鸟种,记录已趋于稳定,且临近的浙江省在近年亦有多次记录。因此,我们认为其应为迁徙期向北扩散而出现的少见旅鸟,将分类级别由F类变为A类,从附表二移至上海鸟类名录正文中;


7. 474C 黑头鹀 Black-headed Bunting Emberiza melanocephala

黄正一(1993)“上海地区鸟类调查总表”中,提及在上海自然博物馆中保存有黑头鹀的标本,但书中未说明标本采集的具体年份和地点。经过薄顺奇、王吉衣和王军馥等查阅上海自然博物馆的馆藏标本后,确认有一只于1958年10月采集于上海浦东的黑头鹀雄鸟标本,该标本于当年的“灭雀”运动时获得。此后无确切的野外记录,绝迹时间将近60年。因此将分类级别由D类变为C类;

 

经过以上更新后,截至2017年度,上海市鸟类A类至D类的鸟种共计共计22目75科480种;其中非雀形目鸟类21目38科261种,雀形目鸟类37科219种,A类鸟种448种,B类鸟种暂无,C类鸟种24种,D类鸟种8种。另有E类鸟种6种,F类鸟种58种。



《上海市鸟类名录2017》全文和附表,请点击“阅读原文”,到上海野鸟会网站下载





关于上海野鸟会

上海野鸟会(Shanghai Wild Bird Society),全称为上海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鸟类专业委员会,成立于2004年4月,是由上海市热心于野生鸟类保护的人士自愿组成的,在上海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指导下正式注册的专业性、非营利二级社团法人。上海野鸟会的宗旨是通过观鸟推广、鸟类救助、鸟类资源调查以及相关的宣传教育工作,以达到保护野生鸟类及其栖息地的目的,进而促进整个生态自然环境的保护。上海野鸟会现有活跃会员百余人,广泛开展上海地区的观鸟普及、上海及周边地区野生鸟类资源调查和监测、野生鸟类救助、鸟类及其栖息地保护、环保宣传教育等活动。


成立12年以来,上海野鸟会致力于推广观鸟普及,积极组织会员进行观鸟活动,鸟会新人接连涌现,鸟会规模也不断扩大,越来越多的非专业背景人士参与到观鸟活动中,上海的观鸟活动开始向大众普及。自2006年起,每年四月的上海市爱鸟周,上海野鸟会都会举办上海市民观鸟大赛,迄今已有十二届,吸引了来自上海地区大专院校、中小学校、自然保护区、机关、企业等各行各业的众多市民热心参与。上海野鸟会还常年在上海植物园、世纪公园等公园绿地开展市定点观鸟普及活动,接受过观鸟普及的上海普通民众已逾万人。此外,上海野鸟会与上海植物园合作举办的、以培养上海民间自然生态导游和讲解员为目的上海生态讲解员(自然导赏员)培训班也已延续多年,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近几年,上海野鸟会积极参与了亚洲观鸟节、马来西亚飞羽节、上海青年风尚节等活动,与国际鸟盟、香港观鸟会、内地各兄弟观鸟组织以及众多媒体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不断扩大影响。同时,上海野鸟会骨干多次主持、参与全国、市级、区级野生鸟类资源调查项目、培训和会议,并同野生动物保护部门一起进行野生鸟类资源的科研调查和监测、撰写科研报告和论文。此外,鸟会制作了如《上海鸟类年报》、《上海观鸟指南》、《上海湿地与水鸟》、《观鸟入门手册》、《野鸟救助手册》、《震旦鸦雀——芦苇荡中的精灵》、《白头鹤——修女般的隐秘生活》、《斑尾塍鹬——永不停歇的飞行》、《上海常见鸟类宣传扑克》等形式多样的鸟类保育书籍、手册和折页,并面向全国各地鸟类保护区、鸟会等保育机构或个人进行赠阅和发放,同全国各地的观鸟组织建立了更加紧密的联系,为推动中国内地的观鸟活动的发展和环保理念的普及积极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加入我们,一起观鸟吧!


长按二维码关注


Copyright © 黑龙江五大连池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