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五大连池旅游攻略联盟

寻路国家公园:中国的“黄石公园”养成计划

七分之一2019-11-11 11:07:04

福利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欣赏精彩航拍视频。

每一帧都是壁纸,美到窒息!

20179月,随着《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的公布,中国国家公园的轮廓日渐清晰。但是,这并不代表所有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香格里拉普达措,这里被誉为“最接近天堂的地方”。然而,就在今年八月,这片神秘高原向全国人民发出了一封道歉信。

大家好

我是普达措国家公园

今天 我想向全国人民道歉

我多么想毫不保留地

献上我所有的美

但为了继续守护濒危动物

我们只能对碧塔海

进行全线封锁

停止对外接待游客

为了改善碧塔海的水生生态,保护其中的珍稀鱼类重唇鱼,普达措国家公园决定实行为期一年的全面整治。这也意味着普达措作为旅游景点,失去了最核心的竞争力,票价也将大打折扣。如此大刀阔斧地改革,是因为普达措国家公园正在经历从地方自封,到正式挂牌国字号的身份转变。

云南普达措国家公园管理局局长唐华告诉《1/7》记者:“原来最大的瓶颈,就是在保护与经营二者之间的关系上,有一些偏差。当地的原住民,为游客从事了牵马活动、烧烤,这一系列的服务活动。对我们普达措国家公园里面的湿地、湖泊和森林的保护上,带来了许多隐患。”

如何解决生态保护,旅游发展,居民生活三大课题之间的矛盾,是所有10个试点中的国家公园所面临的共同难题。探索出路,正是试点的意义所在。

10月底,海拔4700多米的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已经入冬。清早,索南达杰保护站的超级奶爸达才,正在给小藏羚羊准备鲜奶。

去年6月,三江源国家公园的试点工作开展后,成立20周年的可可西里保护区,被全部划归进国家公园。达才很高兴,但他也在担心,和他一起共历风雨的巡山队队员们,还能不能跟上新时期的职责要求 。

过去的保护区管理时期,拿着猎枪与盗猎分子生死对抗,巡山队的队员们也从来没有畏惧过。而如今,尽管无人区里猎杀的枪声已经不再响起,国家对可可西里的管理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用更现代和高科技的的方式对保护区进行监测管理,全面准确地掌握保护区野生动植物资源现状。

改制前的可可西里管理局,人员平均年龄45岁,其中三分之一因疾病不能巡山,剩余人力要做好4.5万平方公里的可可西里地区的生态保护工作,已是非常艰难。而三江源国家公园的面积总面积扩大到12万平方公里以上,几乎是过去的三倍;广袤的无人区,恶劣的自然条件,人手缺乏,都是棘手的难题。

国家公园试点,在带来憧憬的同时,也提出了一个现实的问题:牧民安置


牧民巴桑知道,随着三江源国家公园的试点工作越来越深入,对于畜牧规模的管控也会越来越严。“有史以来,牧民以放牧为生活。如果没有国家的补贴又不允许放牧的话,我们就没有任何的经济来源。如果国家有这方面很好的政策,那成立国家公园,不允许放牧,也没有关系。”

三江之源的每一个人,对这片承载着下游600多亿立方米水源的净土,都饱含着最深厚的敬畏与热爱。这里是他们的原生故土,也是中华大地生生不息地母亲水塔。已经进行了一年半的国家公园试点,仍然有千头万绪等待理清,但所有努力,无疑都是值得的。

大熊猫野化放归工作人员何胜山每月都要给熊猫龙欣仔称体重。区别于普通人工饲养的大熊猫,龙欣仔表现出了很强的野性和攻击性。

如今的龙欣仔还没有学会如何爬树,但三年后,野化培训结束,龙欣仔就要离开母亲,背负着它的使命,独自回到野外进行生活。

大熊猫野化放归工作从未间断,按四川省野生动物资源调查保护管理站副站长古晓东的说法,这不是为了增加野生大熊猫的数量,而是为了让那些数量过少的种群,能够补充来自外界的基因。

单个栖息地种群数量小,栖息地破碎化,就是国宝大熊猫目前面临的,最严峻的生态考验。专家称之为孤岛效应。但是单靠人为放归,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大熊猫孤岛效应的困局。

挽救面临基因危机的小种群,实现不同种群间的自然基因交流,是建立大熊猫国家公园试点的重要目标。然而横跨三个省份,涉及多个部门,难度很大。

随着国家公园的建立,需要巡护和监测的面积将会成倍增加,像卧龙野外巡护队队长金森弄这样熟悉环境,对熊猫又有感情的当地人,将越来越多地加入到巡护队伍当中。这也契合了国家公园建设中,社区居民经济收入方式实现生态转型的要求。

在初步划定的2.7 万平方公里的国家公园范围内,涉及到的社区居民共有20多万人。除了提供一部分保护岗位,更多的居民则是在政府和社会的帮助下,实现产业转型,发展生态经济,或在划定的区域内开展生态旅游。


今年八月,四川省大熊猫国家公园管理机构筹备委员会刚刚成立。从确定国家公园边界,到引导矿产企业逐步退出,原住民迁移,产业转型,修复大熊猫交流的生态廊道,再到确立国家公园相关法律法规,这一系列工作都有待落实。

在吉林省汪清林业局,孙权可以称得上是一个老虎专家,他一直在研究老虎的生活环境和习性。然而这个老虎专家,竟然是在工作了5年之后的2012年,才在自己的工作辖区内第一次拍摄到野生东北虎的照片。庆幸的是,随着这只东北虎的出现,孙权在林区内架设的275对红外相机,拍摄到虎豹的次数越来越多。

由于上世纪的过度采伐,原本中国境内的野生东北虎豹逐渐迁徙到了俄罗斯。1998年以来,随着7个国家级森林公园和自然保护区的建设,中国境内已经至少有36只野生东北虎、48只野生东北豹定居下来。东北虎豹频频现身不仅仅意味着森林之王的回归,更意味着林区生态和完整食物链正在逐渐修复。然而,“一山不容二虎”,原有保护区的承载力开始显得捉襟见肘。


今年819号,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局在吉林长春挂牌成立,东北虎豹国家公园横跨吉林、黑龙江两省,合并了原有的59个林场,7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规划面积1.46万平方公里,是原保护区总面积的三倍多。东北虎豹种群恢复的希望,就在国家公园之中。

东北林区生态的恢复来之不易,背后的付出也难以估量。林海雪原中的猎枪声不再响起,猎人们也必须另谋出路。

61岁的梁奉恩,原本是出了名的老猎人,但现在的他,是林场里年纪最大、经验最丰富的巡护员。

同样经历阵痛的还有伐木工人。2015年,商业性的天然林砍伐全面停止,大部分的工人转型成为护林员,最大的变化是收入锐减。


如何在以生态为重的国家战略下,兼顾数以万计的转业工人的生活质量,成了当地管理部门最重要的课题。红松果仁承包、捕捉林蛙,职工自己搞创收,这些措施给职工增加了收入,却带来了新的问题。

红外摄像机架设在汪清保护区第7号、8号老虎常常出没的道路上,然而,这个秋天,这两只老虎没有现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进一步目标,是要最大限度消除人类干扰,原本的林下经济发展也将和伐木经济一样,逐渐成为过去式。

野生东北虎豹王者归来的内迁通道,正在渐渐形成,人与虎怎样平衡,都是国家公园试点需要寻找的答案。

姚辉是神农架国家公园科学研究院的副院长,工作就是保护和研究神农架范围内的黑熊、金雕、金丝猴等117种野生动物。

哪里有动物需要救助、哪里有巡山任务,姚辉就立刻赶过去。这样的工作方式又自由又高效。可放到一年前,却不是这样的。

作为全国唯一以“林区”命名的省辖行政区,神农架拥有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国家地质公园、国家森林公园等多个“国字头”保护地。看似多重美誉,却造成了管理范围重叠、保护标准不统一、碎片化管理等问题。具体到姚辉这里,跨区域进行保护工作都要审批,审批程序一多,保护工作也许就耽搁了。


2016年1117日,神农架国家公园管理局正式挂牌成立。在行政上将神农架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林区管理局等三个局的管辖权利进行有机整合,同时将其管辖区域也进行合并,形成1170平方公里的神农架国家公园,“九龙治水”的问题从源头上得到解决。

生态保护的目标是美好的,但改革难免会有压力。对神农架而言,这种压力不仅来自管辖权力的重新分配,更来自世代生活在这里的百姓。

为了实现自然资源的完整性,政府将一些居民从山上安置到了山下。世代靠山吃山,如今住进了社区楼房,耕地没了,生活该怎么继续呢?


其实为保护神农架开展的生态移民这并不是第一次。2008年至2017年,神农架已经完成了415户生态移民的搬迁任务,并计划未来每年搬迁100户。

从上世纪60年代至今,神农架经历了从依赖砍伐的木头经济,到发展生态旅游的巨大转变。如今国家公园体制在这里试点,不仅生态保护走上了更科学更高效的道路,改革带来的红利也愈加显现。

本片摄制组:施聪 朱厚真 赖瑗 耿博阳 卢梅 

李维潇 姜涛 张鹰

福利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欣赏精彩航拍视频。

每一帧都是壁纸,美到窒息!

更多记者调查,请关注

12月9日(周六) 21:00 看看新闻app

12月10日(周日)19:10上海新闻综合频道

12月11日(下周一)6:30 东方卫视

播出的《1/7》

更多独家精彩,

扫描下方二维码,下载“看看新闻”客户端

Copyright © 黑龙江五大连池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