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五大连池旅游攻略联盟

专家学者聚集化石峰会,助力申报“兴义三叠纪世界地质公园”

中国黔西南2018-10-10 08:47:41

加强化石保护研究

助力“一带一路”战略发展

编者按:

  3月8日到9日,第五届“中国美丽乡村·万峰林峰会”系列活动之第四届化石峰会在兴义举行,专家、学者聚集一堂,就加强对古生物化石资源保护研究,助推全域旅游,助力“一带一路”战略发展,献计献策,对兴义早日成功申报“兴义三叠纪世界地质公园”起到了极大的帮助和推动作用。


化石峰会现场 黔西南日报记者邢贵龙 摄

国家古生物化石专家委员会办公室主任 王丽霞

保护珍贵化石遗产

建设美丽化石乡村



  第五届“中国美丽乡村·万峰林峰会”系列活动之第四届化石峰会会议期间,记者专访了国家古生物化石专家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王丽霞。

  王丽霞说,兴义不仅是中国重要的化石产地,而且是首批国家重点保护的化石产地。近年来,黔西南州委、州人民政府和化石保护相关部门对化石保护工作做得好,突出到位,江大勇教授等古生物学家的研究发现更把兴义推向了世界。在这个基础上,我们以美丽乡村和特色小镇为主在兴义首开了化石村的建设,让化石为兴义的经济建设做出更大的贡献。兴义的化石村是国家首批开展化石村建设的产地,它的建设在贵州省是首开先河的,这在全国都起到了十分重要的示范作用。

  王丽霞说,兴义创新开展化石村建设,把化石收藏的人组织起来建立化石收藏之家,同时设立化石村科普文化长廊和雕塑宣传板,并与北京大学风景规划学院积极推进化石村的规划工作,这些都是建设美丽化石乡村的基础和前提。

  为了保护珍贵的化石遗产,建设美丽化石乡村,在黔西南州人民政府的高度重视下,兴义市聘请了国家专家委员会的科学顾问团队,积极与北京大学进行化石村的保护规划工作,在规划的基础上积极配合黔西南州,为兴义申报世界地质公园和世界自然遗产做好了铺垫。

  对于化石的保护工作,王丽霞认为,保护化石,人人有责。化石保护的乡村模式就是要把化石的保护宣传做到田间地头,让老百姓知道村里有什么,宝贝是什么,把老百姓组织起来保护化石,同时让化石给化石村带来更好的经济效益。


北京大学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教授 江大勇

讲好讲透贵州龙故事

助力兴义“申世”工作



  “兴义动物群展示了生命演化过程,尤其是龙在海洋里从浅海游向深海,由此统治整个大洋生命的演化过程中的重大演化事件,对科学、古生物的研究来说都具有重大的科学意义。”北京大学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教授江大勇在谈到兴义动物群的研究意义时,感受颇深。

  在江大勇看来,兴义动物群化石保存得非常精美,多样性也很高。欧洲、北美的化石保存是零散破碎的,而兴义的化石却保存得很完整、很精美,属于完整骨架保存,这一点兴义动物群是独特的,因此拥有很高的国际地位。同时,它在科学性上也是独特的,其他地区的化石通常只展现生命演化过程中的一个瞬间,兴义的化石却展示了一个动态的演化过程,这在国际上是独一无二的。

  江大勇建议,兴义要“申世”,就要夯实“申世”的基础,因为无论申报国家地质公园还是世界地质公园,关键是我们有怎样的故事、有怎样的东西可以呈现给游客,这就是让我们要深化研究,把贵州龙的故事讲好、讲透,用它来吸引人。现在,我们的旅游已经从表象走向了内容,如果要把兴义推到世界上、推到国际上,吸引世界的游客前来参观,就要想办法让我们的化石讲话、讲故事,从而使前来参观的游客更深层次的体会到黔西南的山水之美、化石之美。

  江大勇说,研究永无止境,因为我们对于过去生命的探讨、对于生命长河的理解永远是零星的、凤毛麟角的。现在,我们对兴义动物群的认识仅仅是一个开始,仅仅认识了一点点,要深化对兴义动物群的认识,还需要进一步加强研究,包括对化石的保存、埋藏、多样性以及它的生态系统的研究。

专家、学者在兴义国家地质公园万峰林考察 邓忠胜 摄


自贡世界地质公园管理处主任 陶宏

建立友好合作关系

推动兴义“申世”成功



  第五届“中国美丽乡村·万峰林峰会”系列活动之第四届化石峰会会议期间,自贡世界地质公园管理处主任陶宏向记者分享了自贡申报世界地质公园的成功经验,并为兴义的“申世”工作提出建议。

  陶宏说,自贡申报世界地质公园时时间紧迫、竞争激烈、基础条件极不乐观、公园类型也没有先例,可以说困难重重,但我们紧抓组织领导、宣传发动、协同作战、攻坚破难,终于成功申报了世界地质公园。这正是因为我们拥有解放思想敢干事、上下联动拧成绳、锲而不舍能攻坚、精益求精过得细的精神。

  自贡世界地质公园和兴义国家地质公园的核心资源基本是相同的,兴义是以贵州龙为代表的古生物化石,自贡则是以侏罗纪时代的恐龙为代表的古生物化石,并在此基础上赋予一些自然的、文化的、历史的资源。长期以来,自贡世界地质公园和兴义国家地质公园在古生物化石保护、化石村的建设以及国家地质公园的建设方面都保持着友好的合作关系。下步,两家地质公园将派出工作人员开展实质性的工作,进一步建立友好的关系,加强交流,就利用古生物化石的核心资源开展科普教育,促进地方经济的发展,为兴义成功申报世界地质公园奠定基础。


UNESCO世界地质公园评估专家 张远海教授

让老百姓在兴义“申世”中获得实惠



  第五届“中国美丽乡村·万峰林峰会”系列活动之第四届化石峰会会议期间,记者就世界地质公园申报与兴义申报“三叠纪世界地质公园”专访了UNESCO世界地质公园评估专家张远海教授。

  世界地质公园是一个具有世界性的地质遗迹,并按照“保护、教育和可持续发展”相结合的理念进行管理的统一地理区域。保护、科普教育、通过地学旅游促进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是世界地质公园的核心理念所在。建立世界地质公园既是涉及国家行为、国家利益、国家荣誉的大事,也是创建世界级品牌,促进当地经济可持续发展、增强地区影响力,促进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好事。

  张远海说,在谷歌上进行搜索,兴义贵州龙的词条数达到98.9万条,这证明,兴义的地质遗产在国内国际都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兴义国家地质公园建立13年,对于贵州龙古生物化石的研究具有深入的调查研究基础,积累了丰富的资料;同时拥有较好的基础设施建设和旅游活动,包括万峰林园区、马岭河园区、地质博物馆、古生物化石展示馆等;贵州省、黔西南州等各级政府对兴义“申世”工作高度重视并发挥了积极的推动作用;黔西南州还拥有如布依族文化等独特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些都为兴义申报世界地质公园上提供了优势条件。

  “但同时,由于申请世界地质公园有严格而规范的评估标准和程序,加大了我们“申世”的难度。”张远海说,“申报世界地质公园概率低、难度大,要完善管理国家地质公园的一些工作,尤其需要政府的强势领导与大力支持,不能光靠一个单位、一个组织孤军奋战,需要州政府亲自领导、亲自督促、亲自推动才能使“申世”概率得到提高。”

  谈到下一步兴义“申世”工作,张远海建议,首先必须划定兴义“申世”的范围,既要保护包括贵州龙化石在内的重要地质遗迹,又不影响到未来兴义发展的空间,更好地平衡保护与发展之间的关系。同时,要加强科普研究。建立地质公园不仅是为了保护地质文物本身,还要保护地质公园的环境,从而建立良好的人——地关系的典范区域。在地质公园申报和建设过程中,一定要让老百姓通过参与保护地质遗迹,明白保护地质遗迹与自身生活品质提高的直接关系,了解地质遗迹的重要性,从而提高老百姓自身的素质,让老百姓自觉保护遗迹。单单依靠法律法规和执法队来推动遗迹的保护工作是不可持续的。

  “世界地质公园的品牌效益很高,兴义申报世界地质公园是必要的任务,一旦申报成功就能极大地促进地方经济的可持续发展,甚至增加旅游产品的附加值,切切实实地带来好的生态和经济效益。这也就是大家都极力申报这个品牌的原因。”张远海告诉记者,“我们现在要思考如何让老百姓从兴义‘申世’中获得实惠。现在国务院提倡地质公园所带来的社会效益,即解决了多少人的就业,地质公园的建设要促进地方经济的发展和人的就业,带动贫困山区脱贫致富。而且不仅是经济上的实惠,更重要的是教育上的实惠。可以在地质公园里开展学校营地教育、建设地质公园培训中心,对所有学生、老师进行培训,并通过他们受到的教育影响周围人素质的提高,从而把地质公园的东西贯彻到每一个人身上,这样才能使地质公园真正科普开来,达到申报创建‘兴义三叠纪世界地质公园’的目的。”

专家、学者在兴义国家地质公园马岭河峡谷考察   邓忠胜  摄


贵州古生物专家委员会主任 罗永明

古特提斯海的小精灵——贵州龙



  三叠纪时期的地球与现今的地球截然不同,只有一块大陆,这块大陆被称为泛古陆,而兴义贵州龙就生活在这块大陆旁的古特提斯海。贵州古生物专家委员会主任罗永明为记者揭开了古特提斯海小精灵——贵州龙的神秘面纱。

  罗永明介绍,2017年,是贵州龙发现的第60周年,在60年前,胡承志老先生第一个发现了胡氏贵州龙,也揭开了我们国家对海生爬行动物的研究。贵州龙是很小的个体,只有大概30公分左右,最大的也不超过50公分,但它却是我们三叠纪时期在海洋里最丰富的海生爬行动物。就它个体的丰度来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地层里有这么多的爬行动物。

  “它是当时兴义这一块整个海洋的统治者。”罗永明说,“三叠纪时期兴义海区域的海洋爬行动物还有很多,而且体型都比贵州龙大,甚至能吃它,但贵州龙却能很好的生存繁衍,这与它的生殖和生活方式有很密切的关系。贵州龙是卵胎生,即卵在肚子里孵化,然后直接产出小的贵州龙,这就保证了其后代的存活率。另外,贵州龙有很强的社会性,成年贵州龙会带着小贵州龙一起生活,照顾它,贵州龙还会进行如集体狩猎等群体活动,这些都有化石证据,也就是为什么当时体型很小的贵州龙能成为海洋最繁盛的生命体的原因。”

  提起贵州龙灭绝的原因,罗永明解释,兴义贵州龙的数量多,是由于当时兴义的小海洋环境很适合贵州龙生存,但随着这一区域海平面的上升,适合小幼体生活的孤岛被淹没,贵州龙的生活环境发生改变,失去了依托的屏障,鱼龙等大型凶猛捕食类动物抢占贵州龙的生存区域,贵州龙最终在繁育上百万年后退出了历史舞台。

  兴义贵州龙的发现,揭开了研究海生爬行动物的序幕,对于揭示生物从陆地到海洋的演化进程具有重要的揭示作用。

(文/图 黔西南日报实习记者 邓忠胜 王周炜)


来源:中国黔西南微信公众号

黔西南日报社新媒体中心出品


微博:@中国黔西南

微信/易信:中国黔西南

APP:掌上黔西南

数字报:http://www.qxnrb.com

官网:http://www.zgqxn.com

邮箱:zgqxnw@163.com

声明
  凡中国黔西南微信公众号刊发的原创内容,均保留版权,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黔西南微信公众号(微信号:zgqxnw)”。




Copyright © 黑龙江五大连池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