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五大连池旅游攻略联盟

中国地质公园与赵逊

邹蓝新山海经2018-12-07 13:08:18

 

地质学家赵逊与中国地质公园

 

这几年写纪念文字,有三篇。第一是为老朋友、清华经管学院副院长、国家会计学院院长、会计学家陈小悦教授。那篇纪念文章“南天遥祭陈小悦”至今在清华经管学院网站上挂着。第二篇就是现在这篇,为伯明翰大学的学友地质学家赵逊教授所写。今年4月亦师亦友的兰州大学地理学家、博导伍光和教授病逝,我也写了一篇纪念文字,是第三篇。

赵逊老兄是20121129日去世的。但是我知道这个消息,却是在20146月下旬。他老兄忙碌,我调离北京时他已经从广西调北京9年,我们同在北京的那9年无非打打电话。我只去过他百万庄地科院办公室一次,到他地院内家里做客一次,平时找他都难。因此他的去世,我没有得到消息,就连同住在成府路的清华大学老大哥傅水根教授,也没得到及时消息。傅水根教授给我来邮件说起,才知道老赵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老傅邮件说到,我退休后,心想老赵比我年长3岁,估计他也应该退居二线了。于是与老赵联系,结果电话始终不通。后来在网上查找,没有想到,他居然于2012年离世了。

    老赵为人真诚、爽直,做学问精益求精。在伯明翰大学时帮了很多新到的中国留学生和访问学者。他后来任中国地质科学研究院院长,身处高位,但为人处事,依然犹如平常。老赵不仅是我们的好朋友,也是我们的骄傲!

  老傅说的话,也是我想说的话。

    地质学,是我小时候有兴趣的职业。小时候听到那地质队员之歌“是那山谷的风,吹动了我们的红旗;是那狂暴的雨洗刷了我们的帐篷”。歌曲中那样的诗意,吸引了我。1965年前后听那歌,都没有想到,20年后会在英国认识一个1965年就已经是大学生的地质学家。现在如此吸引的结果,是对地理学了解稍微多一些,对地质学有点兴趣。

    赵逊,川东达县人,194011月生,19668月毕业于成都地质学院,以广西桂林第一地质队员身份,一路干出成绩,担任了中国地质科学院院长。他历任广西地矿局第一地质队技术员、分队技术负责,广西地质局科技处处长、局副总工程师、副局长,广西地质学会秘书长,地质矿产部科技司副司长、中国地质学会秘书长、副理事长,第三十届国际地质大会筹委会秘书长,中国地质科学院副院长、院长、党委书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IGCP科学执行局委员、中国科协全委会委员、国家地质公园评审委员会副主任、世界地质公园评委,国际地科联北京地质遗产办公室主任,CCOP地质遗迹研究国家总协调人,《地质学报(英文版)》主编等职。从地质小兵,一路干到全国地质学领军者。顺便说一句,我们那时同在伯明翰的遗传系翟虎渠,博士毕业回国后,历任南京农大校长和中国农科院院长,也是一个学术上有很大造诣的伯明翰校友。

    历史上我与地矿部打交道,还是1993年我在UNDP中国代表处的中国经济改革项目高级项目官任上。地矿部政研室一个领导与大庆的一个领导到我办公室来商量,大庆经济结构调整与到美国等国考察国外油矿基地在石油资源开采枯竭后的应对策略。其实美洲国家都将这些偏僻地方抛弃废置。只有休斯顿通过发展宇航与其他产业而将原先的石油城顺利转型。

我和老傅、老赵的交集,发生在1980年代中期的英国伯明翰大学。我们那时都公派在伯明翰大。老赵在地质系,老傅在机械系。现在回头看,伯明翰大学为中国培养了两个重要地质学家,20世纪早期的李四光,以及改革开放后的赵逊。

    老赵,大个子,脑门光亮,当时已经开始谢顶,戴一副眼镜,一口四川口音的普通话,川人自谐为“川普”或“椒普”。他一手川菜好手艺,我们屡次沾他的光。他也是川人的那种乐于助人、急公好义的热心肠。1991年受伯明翰大学邀请,再度到伯明翰,为研究生开一些有关中国经济的讲座,他那时有课题合作,也回到了伯明翰。老友在国内没能见,在英国又聚在了一起,很开心。回北京后不久,知道他从广西地矿局调国家地矿部。后来出任地科院院长。我们都为他感到高兴。全国地质学家精华所在的地方,没有学术成就摆在那里,没有高明的刷子,要能坐镇那样的单位是不可能的。

在院长任上,他组织了1996年的世界第三十届国际地质大会。数千名外国地质学家在中国开会,并在会后分无数地质考察线路分赴中国各地。一个巨大的工程。

    地质学,是非常精深的科学,比天文学难度高。天文方面,人类已经能深入外太空甚至将探测卫星送到了太阳系外。1977年美国人发射的旅行者1号,经过33年的飞行,已经在2012年飞出太阳系的最外边界,那里距离地球188亿公里。而人类到现在,深海探测也只是到达马里亚纳海沟的11000多米深处。而在地壳上,人类只能钻到12000米左右,跟深海沟的深度差不多。苏联最深的超深井位于北冰洋岸的科拉半岛,钻探深度为12262米。迄今好像还没有哪个国家能重复。这就是说,人类可以向上空探索188亿公里,而向下则连13公里都无法直接探知。

    我对地质学没有任何学术认知,无法对老赵的学术造诣做评价。但是对于老赵后来推进的中国国家地质公园事业,我倒能说道说道。因为国家地质公园,一方面关联到环境保育,另外一方面关联到旅游休闲产业。这两方面我都不算无知。

    地质遗迹是在地球形成、演化的漫长地质历史时期,受各种内、外动力地质作用,形成、发展并遗留下来的自然产物,它是自然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不可再生的地质自然遗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公约”,开列了“世界遗产名录”以提升对之的关注和保护。遗产可以分文化和自然两部分。中国的国家地质公园,当在自然部分。2014622获得通过的中国大运河遗产,则属于文化遗产。

    据介绍,中国国家地质公园以具有国家级特殊地质科学意义,较高的美学观赏价值的地质遗迹为主体,并融合其它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而构成的一种独特的自然区域。由国家行政管理部门组织专家审定,由国土资源部正式批准授牌。对于地方政府来说,一般都欢迎本地有资源纳入遗产名录,实惠起码是可以让本地提升名声而且景区门票涨价。但是上峰和国际的监管,也迫使这些图财的地方当局也得意思意思保护保护地质遗产。看长远有见识的地方官,  可能会把事情做得更好一些。

赵逊教授发起并筹备了2004年在北京举行的第一届世界地质公园大会,成为全球世界地质公园的发起者和奠基者之一,在国际上被誉为“中国地质公园之父”。

  我不厌其烦地列举中国所有的国家地质公园,因为分布在全国各地,各地都有人受益于赵逊教授在这方面的努力。

    第一批国家地质公园:云南石林、云南澄江、湖南张家界、河南嵩山、江西庐山、江西龙虎山、黑龙江五大连池、四川自贡恐龙、四川龙门山、陕西翠华山、福建漳州。

    第二批国家地质公园:安徽黄山、安徽齐云山、安徽淮南八公山、安徽浮山、甘肃敦煌雅丹、甘肃刘家峡恐龙、内蒙克什克腾、云南腾冲、广东丹霞山、四川海螺沟、四川大渡河峡谷、四川安县、福建大金湖、河南焦作云台山、河南内乡宝天幔、黑龙江嘉荫恐龙、北京石花洞、北京延庆硅化木、浙江常山、浙江临海、河北涞源白石山、河北秦皇岛柳江、河北阜平天生桥、黄河壶口瀑布、山东枣庄熊耳山、山东山旺、陕西洛川黄土、西藏易贡、湖南郴州飞天山、湖南莨山、广西资源、天津蓟县、广东湛江湖光岩。

第三批国家地质公园:河南王屋山、四川九寨沟、浙江雁荡山、四川黄龙、辽宁朝阳古生物化石、广西百色乐业大石围天坑群、河南西峡伏牛山、贵州关岭化石群、广西北海涠周岛火山、河南嵖岈山、浙江新昌硅化木、云南禄丰恐龙、新疆布尔津喀纳斯湖、福建晋江深沪湾、云南玉龙黎明--老君山、安徽祁门牯牛降、甘肃景泰黄河石石林、北京十渡、贵州兴义、四川兴文石海、重庆武隆岩溶、内蒙古阿尔山、福建福鼎太姥山、青海尖扎坎布拉、河北赞皇嶂石岩、河北涞水野三坡、甘肃平凉崆峒山、新疆奇台硅化木--恐龙。

   85个国家地质公园,我去过的有6个。不过全国各地去过若干个国家地质公园的人,肯定大有人在。这些游客,在一定程度上都是赵逊教授的辛劳的受益者。

    中国是大国,各种地质现象留存在中国的概率很大,因此中国地质公园的设立,对于全球人类分享在中国的这些地质遗产,并对之进行科学考察调研,增进人类对地质学的深入研究,是有积极意义的。也因此,国家地质学界也对赵逊教授的去世表示了悼念。

国际地质科学联合会主席罗兰德·奥伯汉斯利(RolandOberhansli)教授:我在伊拉克野外惊悉赵逊教授逝世的消息,我谨代表国际地质科学联合会和我本人表示沉痛的哀悼。赵逊教授是国际地学界出色的同仁和地质公园创始人之一,他的辞世使中国地质科学院与国际地学界痛失了一位重要的成员。

国际地质科学联合会前主席爱德华多·德穆尔德(Eduardo de Mulder)教授:得悉赵逊教授逝世的消息,我深感悲痛。赵逊教授生前在国际地学界多个领域都十分活跃,尤其是在促进世界地质公园和中国地质公园建设方面贡献卓著。赵逊教授对工作充满热忱与奉献精神,为促进国际地球科学计划的发展,为实现国际“地球年”所倡导的“地学为社会服务”的宗旨,乃至为国际地球科学的进步做出了巨大贡献。

    赵逊教授在桂林工作生活了多年,离开桂林和广西后,他还是为桂林做了大贡献。桂林临桂到阳朔的高速公路线路因为对喀斯特地貌产生影响,有了很大争议。200422911位老专家学者先后向广西党政领导和温家宝总理上书,紧急建议改动桂阳高速公线路方案,以避开峰林地貌核心景区来促进“申遗”工作。中央派出的专家调研组里,包括了赵逊教授。专家们力主保护本色的地貌环境。而高速公路原来那线路方案如果采纳,则造成挤景、压景、损景、夺景。有人比喻旧城面貌改造前的桂林是“漂亮的姑娘穿了一身破烂的衣裳”。而高速公路就是在漂亮姑娘的脸上狠狠地划上了深深一刀。各国岩溶权威学者推崇桂林为“世界喀斯特之都”,并认为“中国的喀斯特地质地貌是世界一流的。如果中国的喀斯特不能成为世界遗产那将是人类的最大不幸。”

结果是,高速公路线路建设,广西政府采纳了专家意见,大大减少了对环境和地貌的影响。试想一下,如果桂林岩溶地貌严重受损,影响桂林阳朔一带的大旅游包括休闲度假产业的发展,桂林阳朔一带的社会经济发展,可能就会蒙受无可弥补的损失。

赵逊教授病逝了,仅72岁。本可以再为国家和人民多作些贡献。可惜天不假年。以此代表目前在国内和国外的伯明翰大学80年代中期学友,纪念赵逊教授。

    老赵天不假年的原因,我觉得是他在二线工作了,而依然跟在一线那样忙碌,操心国家地质公园的事情,实地考察调研。估计如果他把工作稍微放松一些的话,他可能依然健在,而且依然能为国家和为民众贡献。不过,中国国家地质公园之父这个称号,也不是那么轻松好拿的。

   介绍一本旅行者用得上的书:

   国家地质公园之旅,58.00元,赵逊著,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511月出版,

   ISBN9787112077274

   2014/6/242016修改


Copyright © 黑龙江五大连池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