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五大连池旅游攻略联盟

往事如烟:神农架生物圈保护区(一)

绿色神农架2019-01-15 16:53:01

        面对全球日益严峻的人口、资源、环境危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1971年发起了一项政府间的科学计划--“人与生物圈计划”(Man and the Biosphere Programme, MAB),目的在于:为改善人类及其生存环境之间的相互关系打造一个科学基础。具体而言是:整合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力量,以合理及可持续地利用和保护全球生物圈资源,增进人类及其生存环境之间的全方位的关系。

       “人与生物圈计划”的主管部门是“人与生物圈计划国际协调理事会”(常称作MAB Council或ICC)。理事会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34个会员国组成,它们在该组织两年一度的全会上选出。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起的“人与生物圈计划”在中国实施后,一种新型的自然保护理念--生物圈保护区传入中国。自1979年中国第一批三个自然保护区(吉林长白山、广东鼎湖山、四川卧龙)被批准纳入世界生物圈保护区网络之后,这一新的理念逐渐被从事自然保护事业的科学家、管理人员以及政府决策官员所接受,由此建立起各种新型的科学管理模式,使自然保护区逐渐走上一条实现生态效益、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同步的可持续发展道路,这是中国自然保护事业的一个重要转折。

        湖北神农架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新疆博格达峰自然保护区于1990年12月17日同时被批准加入这一网络。在神农架之前,还有贵州梵净山,福建武夷山,内蒙古锡林郭勒草原等三个自然保护区加入该网络。

        生物圈保护区这一概念,强调把自然保护与当地居民的生活改善、经济发展、社会进步结合起来,进而找出一条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可持续发展模式。神农架自然保护区的建立,本身就是保护与开发两种理念妥协的产物(点击查看:建立神农架自然保护区的台前幕后),这些先进理念也很快为致力于保护神农架的人们所接受,对神农架自然保护区最终加入联合国人与生物圈保护区网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检索我有限的阅历可知, 在神农架的公开场合,较早明确提出神农架自然保护区应该加入人与生物圈保护区网络的人,是曾经担任过林区科委主任的万家祥(欢迎读者提供不同的线索,谢谢!)。那是1983年10月4日,我刚从学校毕业,来到神农架自然保护区管理处(归神农架林区管理局领导)参加工作不久,他恰好到武汉开会路过木鱼,就邀请他在处里召开的工作会议上提点意见建议,当时他主要就讲了一件事,就是说神农架自然保护区要力争尽快争取纳入MAB计划,后来我才知道,MAB就是人与生物圈计划。我之所以印象深刻,不仅因为他讲的内容很新颖,贴近神农架的实际,也因为他是我的学长。

        韩勇就任神农架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后,此事被正式列入议事日程。大约在1989年底,保护区管理局向林业部和人与生物圈中国国家委员会提交了一份书面报告,明确提出要求加入人与生物圈保护区网,请求后者向“人与生物圈计划国际协调理事会”推荐,还附上了报告的英文件。我的英语水平很一般,属于哑巴英语哪一类,但单词量和语法还可以,就尝试着自己翻译,费了点功夫,在12月25日译出了初稿,后来又请局里几个同事帮我看了看,作了修改,就正式发出去了。说实话,翻译的准不准,后来也没有人给我反馈意见,可惜的是我也没有留下副本,只能说当时为了完成任务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功夫没有白费。1990年3月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人与生物圈国家委员会秘书处以(90)国生圈秘字004号致函湖北神农架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推荐湖北神农架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加入“国际生物圈保护区网”。

         这,只是一个开始。

未完待续

Copyright © 黑龙江五大连池旅游攻略联盟@2017